10.3 The Machiavellian Enterprise [马基雅维利的事业]

  • Preface
  • Machiavelli轻视人们一般指望得到和之后得到的东西。…他说道,崇高的事物,头衔也罢,品质也罢,都是用来装潢门面的。崇高的人要装出样子,自己无匮乏之虞;他们关心的是美的事物而非匮乏和实用之物。Machiavelli似乎觉得,所有的人,无论高低都会有匮乏之物;人真实状况就是不断欲求和之后解决匮乏的状况。

  • Ch1:君主国的类别极其获得方式
  • 《君主论》开篇促请年轻人明白,一心觊觎权位就是有德。
  • 运道和能力形成对照。依靠他人武力就是讲运道;依靠自己的武力就是有自信、有能力。能力和力量相连,运道与虚弱为伍。
  • Ch2:世袭君主国
  • 非自然的君主引来了革新,废除了自然君主的先人留下的法律和规章。革新也可能由世袭君主引进,只是这些不明显表现为革新罢了。…不能不做的变动就是革新。
  • 混合式君主国
  1. 君主与仆人组成:君主实行绝对的统治,所有的大臣都是君主的仆人
  2. 君主与贵族组成:诸侯有自己的国家和臣民,而且自己的头衔“不是君主恩赐的,而是由自己古老的血统带来的”。这些诸侯有忠实爱戴自己的臣民;他们享有君主也不能夺走的特权。
  3. 自治的君主属地(城邦)
  • 要征服一个国家,首先要了解那个国家的基本特征,这样的基本特征类似自然事物的基本特征。一个国家的基本特征可以保持几千年而不改变,因此土耳其的基本特征与波斯的基本特征相同;法兰西的基本特征与高卢的基本特征无异。
  • 人们对往昔自由的记忆不会消失?自由的名字比君主的血脉维持得更长。
  • Machiavelli提请给予Romulus特别关注也许有他的理由。是否在告诉读者,机会无须来自运道?Romulus似乎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也就是说,他的机会要在自己卑贱的出身里去寻找。
  • 国家为实质或内容,人们向实质或内容之中引入统治的形式,也就是国家创建者的心灵和精神的产品。那么建立一个国家和获取一个国家哪有区别呢?

Hui: 实质上没有区别,最后都是要注入新统治者的心灵和精神。

  • 依靠他人的军队和运道新近获取的君主国
  • 依靠他人的军队和运道获得国家的例子是 Cesare Borgia Cesare Borgia (1476-1507),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子,野心勃勃的极权主义者,残忍冷酷,不择手段,一生都想用暴力统治意大利甚至周围国家。 这位被后世无数历史学家斥为堪比尼禄、卡里古拉之流的暴君,甚至更残酷邪恶的意大利大公,在《君主论》中是作为最可效法的君主典范和Italy统一的破碎梦想反复出现的。M不吝笔墨地花费了一个章节来论述他生平的成就。
  • 真正的话题却是如何守住运道突然间带来的东西。
  • Cesare的过失就是推选Guiliano Rovere为教皇朱利叶斯二世,他的错误在于认为伟人的行为与常人无异。
  • 第7章不是在谈论靠运道而获取他人疆土的事情。相反地,它还在延伸获取的自然欲望这个主题。…我们看到的是如何在极端条件下,在没有机会,没有军队的条件下获取事物。Alexander和Cesare开始他们获取生涯的时候依靠的不是运道,而且作者也近乎直白地告诉我们,他们失败的原因也不在乎运道。…第7章告诉我们人依靠智谋可以找到机会,因而智谋可以取代运道。如果运道不好,就必须去做我们指望命运为我们做的事。…第7章的主题最难理解,也许谈论的是最高层次的获取活动,其中没有运道相助,没有内容可供拿捏,也没有形式用作规约。精神上的坚毅果敢以及深谋远虑是君主需要具备的全部品质。
  • 与Lorenzo和许多君主一样,Cesare了解的仅仅是民众或者社会底层的人,而且知道民众在目睹一场壮观的行刑时心里既有满足又有惊骇。最佳的榜样人物是既了解君主的秉性,有体察下层民心的人。
  • 第1章告诉读者获取活动是其中的话题,这样我们就应该认识到,政治统治是有扩张性的。作者没有区分僭政与合法的统治。我们会得出结论,所有统治都是压迫人的统治,因为如果某人的自由或独立要得以保存,那么他就必须破坏别人的自由独立。第2章里什么是自然君主这个问题提了出来。这部著述的余下部分可以说是来回答这个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