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文明的冲突)

There can be no true friends without true enemies. Unless we hate what we are not, we cannot love what we are.

The central theme of this book is that culture and cultural identities, which at the broadest level are civilization identities, are shaping the patterns of cohesion, disintegration, and conflict in the post-Cold War world.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global politics is both multipolar and multicivilizational: modernization is distinct from Westernization and is producing neither a universal civilization in any meaningful sense nor the Westernization of non-Western societies. (世界正从单极文明走向多极文明并存)

The balance of power among civilizations is shifting: the West is declining in relative influence; Asian civilizations are expanding their economic, military, and political strength; Islam is exploding demographically with destabilizing consequences for Muslim countries and their neighbors, and non-Western civilizations generally are reaffirming the value of their own cultures. (各个文明之间的均势状态发生变化)

A civilization-based world order emerging: societies sharing cultural affinities cooperate with each other; efforts to shift societies from one civilization to another are unsuccessful, and countries group themselves around the lead or core states of their civilization. (文明的冲突带来国际秩序的改变)

The West’s universalist pretensions increasingly bring it into conflict with other civilizations, most seriously with Islam and China; at the local level fault line wars, largely between Muslims and non-Muslims, generate “kin-country rallying.” the threat of broader escalation, and hence efforts by core states to halt these wars. (西方“普世文明”与其他文明之间的冲突)

The survival of the West depends on Americans reaffirming their Western identity and Westerners accepting their civilization as unique not universal and uniting to renew and preserve it against challenges from non-Western societies. Avoidance of a global war of civilizations depends on world leaders accepting and cooperating to maintain the multicivilizational character of global politics. (合作避免全球文明战争,建立多级文明的全球政治)

什么是文明:

文明发展的演进

贵族战争——民族国家的冲突——意识形态之争(法西斯 [Fascism] 和反法西斯之争 [anti-fascism] )——冷战后进入文明冲突新阶段。作者认为20世纪战争的本质不是国家与国家的斗争,而是意识形态的冲突。

文明是文化的最大公约数

欧美文化与中国文化缺乏一个最大公约数,不能算作同一种文明。作者认为,目前世界上可能发生冲突、有国际影响力的文明包括:

西方文明 中国儒家文明 日本文明 伊斯兰文明 印度文明 东正文明 拉丁美洲文明 非洲文明 以上这些文明已什么样的形态存在?

有的国家只有一种文明,如日本。有的文明分散在几个国家或地区,比如中国儒家文明。还有些文明散落在各地,盘根错杂于其他文明中,比如中东既有外来的西方文明,同时又是伊斯兰文明的大本营。再如,欧洲法国等地形成多民族、多文明混居的形态——这类文明的交错区被称为“文明的断层线”。在断层线地区,文明的冲突将很活跃。

文明之间冲突的内在逻辑

文明之间为何会产生冲突?文明之间的冲突与民族之间、国家之间、政治之间、意识形态之间相比,为何有过之无不及?

文明是比较本质、很难改变的差异 民族国家的情绪。比如,国籍可以改变,但是文化标签很难改变 如今由于经济联系越来越多,人们在交往中意识到彼此的文明不同,强化了各自的身份认同。 西方和非西方文明 “现代化”:西方文明的关键词 血腥的殖民化:西方制度的传播 带来繁荣:剥削与不平等 西方文明演进的三部曲:武力——制度——意识形态的传播 西方文明不能攻破的是:宗教 无法洗净的底色——中国儒家文化 西方文明在最近几十年中走向衰弱:西方掌握的土地和人口日渐下降,政治经济军事实力都大不如前。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已经崛起,非西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冲突开始了。 文明断层线 文明内部整合的关键:有无核心国家。 冲突的主要来源:不同文明的断层线。 文明冲突论 作者预言的很多冲突都已经发生: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矛盾,中国文明和日本文明的冲突,东正文明和西方文明的交锋

5.9 菊与刀 (Chrysanthemum and Sword)

这是一本深入剖析日本人性格的文化经典书籍。1951年,这本书被列入“日本教养文库”后,到1963年就已经重印了36次。不仅如此,作为美国政府委托研究的产物,这本书更是成了美国战后决定对日政策的决策依据,深刻影响了战后日本的命运和格局。

一、日本人的报恩文化

因为报恩的心理负担太重,所以整个日本民族都在日常生活中小心翼翼地避免让别人背负上一种恩情。他们总希望自己的天平能够在欠恩和报恩之间保持平衡。否则他们内心会一直处在纠结自责的状态。明治维新以前,日本甚至有一条法律规定:“遇到争端,无关者不得干预。”就是出于这种报恩文化的影响,避免因为帮忙而让人陷入必须报恩的负担之中。对日本人来讲,突然受到生疏者的恩是最讨厌的事。除了警察以外,任何人随便插手都会使对方背上恩情。而一旦日本人决定报恩,就几乎是毫无原则的。

比如报答皇恩。在中国,我们经常说“皇恩浩荡”,但我们报答皇恩有一个起码的前提,就是皇帝必须是个好皇帝,忠的上头要有个更高的标准——“仁”。但日本在接受中国文化的时候,把“忠”作为最高价值,而把上面的“仁”给拿掉了。所以,日本人报答天皇的恩情那可是毫无原则的。不管天皇值不值得效忠,一概不管。所以中国更迭了无数个异姓王朝,一有暴君就被推翻,可日本却几千年来万世一系,天皇从来就没有被推翻过,全是他们家在统治日本,就是这种不加反思的报恩思想导致的结果。

中国的“仁”的概念在日本贬得一文不值,从而“孝”在日本就成了必须履行的义务,只有在和与天皇的义务发生冲突时才可以被废除。

二、日本人的耻感文化

西方人做错了一件事,不论别人是否知道,他们都会产生一种罪恶感,并强调内心的忏悔和赎罪,这是罪感文化的表现。但是耻感文化就不一样,他们不太讲究一件事本身的是非,而是看重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羞耻感。换句话说,如果别人不知道,不去羞辱自己,就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而不会自己主动的忏悔和赎罪。所以,当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以后,他们想的可能是极力先掩饰和否定,避免让别人知道。真正的耻感文化是依靠外部约束来行善的,真正的罪感文化则是靠内心的知罪行善的。

日本人确实会压抑自己的天性,但原因是对名誉的重视,而不是像我们所理解的那样出于心里扭曲。日本人对于名誉极度珍惜,正是因为这种非常敏感的耻感文化,才会为了一点名誉的受辱而选择自杀,用这种方式挽回名誉。

复仇是特定场合需要执行的一类“道义”,除此之外,还包括镇定、克制的行为。直至今日,仍有人在除夕之夜自杀,只是为了挽救自己的声誉。(日本的报复行为已经很少)这并不意味着日本人的名誉观念日趋淡薄,而是意味着对失败和侮辱的反应由进攻性越来越趋向于自卫性,已更多地以自我心理麻痹来代替挑起不必要的斗争。

正是因为日本人太看重名誉,自杀率又高,所以日本人常常想出一些巧妙办法来避免直接竞争。在日本到处都有中间人,防止两个竞争者直接面对面。一个人因失败而感到羞耻时,随时都需要有个中间人。甚至在日本还有一种中间人专门负责帮助求职者探听雇主意图,或者把雇员的辞职意图转告雇主。

日本人面对侮辱,反应就很激烈。他们觉得,只要受到的侮辱没有报复回去,这个世界就不平稳,必须努力使世界恢复平衡。所以复仇是美德,而不是罪恶。

三、日本人的道德观念

日本人对感官享乐特别宽容。因为在日本人看来,肉体根本不是罪恶。追求肉体的快感没有任何可以感到羞耻的地方。 日本人就没有我们这么强烈的善恶观。日本人之所以不喜欢善恶观,是因为他们觉得日本人天性就是善良的,所以善恶论的道德律不适合于日本。在他们看来,有一些国家的人之所以特别强调仁义道德,那是因为,他们的劣根性需要用这种道德观念加以约束。

日本人把履行义务规定为人生的最高任务。日本人一方面培养肉体享乐,另一方面又规定不能纵情沉溺于享乐,人们的生活变得很矛盾。他们像培养艺术一样享受肉体,在品位之后,又牺牲享乐,去履行义务。所以,一旦有所需要,他们可以随时放弃所有肉体的享乐,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只要不和最高义务相冲突,任何肉体和感官的享乐都没有必要加以贬低和排斥。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日本才会有那么发达的色情产业,而且,僧侣也是可以结婚的。

二战后,德国人能深刻反省自己的战争罪恶,但唯独日本人不行。就是因为德国属于罪感文化,而日本人属于耻感文化。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待罪的态度上,耻感文化只有耻辱感,而没有什么罪恶感。它本来的文化里就没有太多的善恶观念。哪怕干的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也没有忏悔和赎罪的观念,即使认识到自己的确犯了罪,也要想方设法不承认,掩盖罪行,不让世人知道。因为只要别人不知道,就可以避免这种耻辱。

5.10 Connectography

A future shaped less by national borders than by global supply chains:

The Second World: Empires and Influence in the New Global Order Run the World: Charting a Course to the Next Renaissance Connectography: Mapping the Future of Global Civil Connectivity is the most revolutionary force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Mankind is re-engineering the planet, investing up to ten trillion dollars per year in transportation, energy, and communications infrastructure linking the world’s burgeoning megacities together. This has profound consequences for geopolitics, economics, demographics, the environment, and social identity. Connectivity, not geography, is our destiny.

He shows how militaries are deployed to protect supply chains as much as borders, and how nations are less at war over territory than engaged in tugs-of-war over pipelines, railways, shipping lanes, and Internet cables. The new arms race is to connect to the most markets—a race China is now winning, having launched a wave of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to unite Eurasia around its new Silk Roads. The United States can only regain ground by fusing with its neighbors into a super-continental North American Union of shared resources and prosperity.

New energy discoveries and technologies have eliminated the need for resource wars; ambitious transport corridors and power grids are unscrambling Africa’s fraught colonial borders; even the Arab world is evolving a more peaceful map as it builds resource and trade routes across its war-torn landscape. At the same time, thriving hubs such as Singapore and Dubai are injecting dynamism into young and heavily populated regions, cyber-communities empower commerce across vast distances, and the world’s ballooning financial assets are being wisely invested into building an inclusive global society. Beneath the chaos of a world that appears to be falling apart is a new foundation of connectivity pulling it together.

得益于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一条全球供应链正在形成。供应链给世界带来巨大发展机遇的同时,也给世界带来了很多不利影响,最突出的就是对世界资源无情地掠夺。超级城市和地区联盟的崛起正在让世界发生巨大的分化与聚合。同时,一个以移民为代表现象的全球性文明融合正在发生。互联互通已经开始深度改变这个世界。

一、全球供应链的形成及“供应链世界”的出现

先明确一下供应链的概念。它的正式定义,是指将产品和服务从生产方转移到涉及消费者的组织、人、技术活动、信息和资源系统。简单来说,就是谁需要产品和服务,就通过一定的方式把产品和服务送到谁手里,这个一定的方式就是供应链。生产和服务的全球流动,自然而然地呼唤了全球供应链的出现,作者也因此将现在的世界称为“供应链世界。”

这种供应链世界的形成,得益于两个方面的努力,一是传统基础设施的不断建设和完善,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港口等;二是数字性基础设施的高速发展,最主要的就是互联网的飞速成长,在不断打破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边界的同时,将全球紧密连接在一起。

得益于传统基础设施和数字基础设施的不断发展,供应链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稳固,对人类整体的影响也越来越深。但是正如一枚硬币有两面一样,大部分事物都会呈现好坏并存的情形。供应链世界的形成,满足了我们对于商品和服务的需求,极大促进了世界范围内总体经济的增长。但同时,供应链世界的形成也带来了不良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供应链世界的发展会造成对世界资源无情地掠夺。第二,供应链世界的发展会加剧全球的贫富分化。

二、全球性分权与聚合

什么是全球性分权与聚合?分权指的是在全球性互联互通语境下,主权国家以及全球多边机构,例如联合国或者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权力和影响力将会不断削弱和分散,而与之对应的,是超级城市以及地区联盟的权力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聚合指的则是超级城市以及地区联盟会通过连接来扩展自己的影响力,超级城市会努力形成自己的城市群或者建立属于自己的经济特区,而地区联盟则会加强地区之间的联系和合作。

为什么会出现分权和聚合?作者认为,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地缘政治冲突在全球范围内其实是被削弱了的,人们更愿意的是通过合作来获取经济利益,这个转变为城市和地区联盟地位的提升打下了良好基础。随着全球供应链的不断扩展,城市得以越过国家,直接和外部世界对接,在比较优势基础上寻求优势互补,并且通过一系列自主的优惠措施吸引外部投资。这种城市的自主行为,可以为当地提供更优良的商品和服务,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以及地方稳定,从而实现一部分的国家职能。这种可以减轻国家负担的行为也使得国家愿意做出权力下放的决定。至于地区联盟,相对于全球多边机构而言,则拥有更大的灵活性以及更快捷的反应能力,能够让各方共享基础设施和组织共同行动,并且也能更好地帮助本地区内的弱小国家发展,因此其权力和影响力扩大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与这种分权相伴的是更大范围的聚合。对于城市而言,一座城市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这就必然要求它去和其他互补的城市寻求连接。同时,一座超级大城市由于涌入了过多居民,都会遭遇物价飞涨,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在此情形下,建设超级大城市的卫星城,将过多的人口疏散到周围城市之中,形成以超级城市为核心的城市群就成为一个绝佳选择。对于地区联盟而言,其存在本身就是聚合的最好证明。各个地区内的国家联合起来,各自放弃一部分国家权力,制定共同的规则,应对共同的挑战,努力实现地区繁荣与稳定。

三、未来全球性文明的变动和融合文明的发展

全球性的基因消融进程正因为全球性的互联互通而不断加快。全球性移民的不断增加,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峰,这些人口的流动带来了庞大的人口融合。通过通婚的形式,移民正在重塑这个世界的版图。

对欧洲、日本以及其他老龄化社会而言,移民已经成为了维持社会进行必要运转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移民的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税收和社会服务都无法实现。大量移民的聚居也改变了移民流入国家的文化和政治形态。 全球性文明融合带来的巨大影响也包括了身份认同问题。在作者看来,未来的城市将会是各个移民消弭旧有的身份,融入新生活最好的平台。

5.11 Much Depends on Dinner [Margaret Visser]

5.11.1 Introduction

We prefer, as De Quincey’s essay says, “to throw the grace of intellectual enjoyment over an animal necessity.” (正如De Quincey在文章中说的,我们喜欢“用优雅的精神享受来掩盖动物性的需要”。) Again, we should be aware that our meal is almost totally female in connotation. Corn is the American Indian “mother and nourisher”; chicken (pale meat, no red blood, and little fat in evidence) is for us a typically “female” choice; rice, a delicate grain—–especially when it is “fluffy”, as we like it—–white like chicken, and in its mythical origins a girl-child; lettuce is light and unfattening, but also cold, milky, and female; lemons nippled, olive oil virgin, ice cream cold milky, and served in definitely womanly, rounded shapes; salt is the on exception, but even it is neuter and not masculine; butter from cream is again female. 5.11.2 Corn

玉米片(Corn Flakes) 凯洛格所用的“谷物回火”方法在1894年取得专利。(The Kellogg “grain-tempering” process was patented in 1894.) - 玉米和遗传学(Corn and Genetics) 在美洲殖民地无所不在的玉米,除了食用之外又发展出上千种用途,其中一个用途就是用玉米穗轴制成的烟斗。(The ubiquity of the corn plant in Colonial America had made it standard material for a thousand uses which had nothing to do with food. One devive was the corncob smoking pipe.) 玉米植株兼具雄性(穗)与雌性(须)两种性别,杂交玉米通过摘除自身的穗来完成,这样以来,玉米植株就不会自身授粉,而是必须接受来自其它植株的花粉。……通过受制遗传,培育出雄花不育的植株。(A corn plant is both male (its tassels) and female (its silks). Hybrid corn seed is to bear the grain, so that the plant cannot seed itself but will receive pollen from the other inbred parent chosen to be planted in the same field……by genetic manipulation, to produce no pollen.) 同一性是一个现代社会特有的诅咒,它伪装着自己,以多样化的形式装在超市的罐头里,盒子里,瓶子里和纸板箱中。每一件摆在架子上的东西里都含有玉米,因此我们依赖着玉米,玉米也依赖着我们。我们自己证明出来的无能为力,却让我们承担起越来越多不可逃避的责任。(Uniformity, disguise itself as it may behind the multiplicity of cans, boxes, bottles, and cartons in our supermarkets, is a peculiarly modern curse. Everything on the shelves contains corn. We therefore depend on corn. But corn depends increasingly, because of our wanton(荒唐的) wastefulness, on us. Our own demonstrations of our incapacity to manage have placed us more exclusively and inescapably in charge.) 5.11.3 Salt

盐税,中国从公元前7世纪开始由政府垄断了盐。(China had a salt monopoly from the 7th century BC. Salt was also one of the first commodities to be taxed. “The art of taxation consists of plucking the goose so as to obtain the most feathers with the least hissing.) 1825年,经过了400年的怨恨与诅咒,英国废除了盐税,是第一个废除盐税的国家。(In 1825, after four hundred years of resentment, England abolished her salt tax. She was the first country to do so.) 为夺回印度的盐并在不加税的情况下进行买卖,印度人民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开始了。(Non-violent activities undertook to get India’s salt and sell it free of tax.) 盐,明亮,干燥,愉快,强悍,在许多种语言中,都是聪明与睿智的同义词。(Salt, bright, dry, titillating, and dynamic, is synonymous in several languages with wit and wisdom.) 5.11.4 Ice-cream

至少在1100BC,中国人就知道如何在地下建造冰库。 Hui: 有种说法是,唐朝的《酉阳杂俎(yǒu yáng zá zǔ)》[是笔记小说集]里头,已经提到过冰与奶制品混一的玩意,叫做“酪饮”。宋朝时,大家也习惯类似东西叫冰酪,可能那就是冰淇淋的雏形。但法国人相信,冰淇淋是美第奇嫁到法国之后,才真正进入文明世界的——那就天晓得了。[“美第奇家族”(Medici Family)是佛罗伦萨13世纪至17世纪时期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Maria de’ Medici于1600年嫁给亨利四世,成为其第二任妻子,法国王后,路易十三的母亲。她是意大利豪门美第奇家族的重要成员。]

第一个影响深远并且享有声望(influential and lasting fame)的咖啡馆(Cafe),是巴黎的Cafe Procope。Francesco Procopio dei Coltelli在1686年开办了这座咖啡馆,他是意大利人(Italian),可能经由弗洛伦萨(Florence)从西西里岛(Sicily)而来。 The first automatic cane-rolling machine(蛋筒制造机)was invented in 1909. 1932年,冰激凌工业进入岛一个全新的阶段(entirely new phase),这是Clarence W. Vogt 发明了连续冰激凌冷冻制造机(continuous ice-cream freezer)。 5.11.5 Sugar (from an article)

东汉明帝驾崩,马皇后成了马太后,大臣疑心她要专权,太后就说,咱以后,含饴弄孙——含着麦芽糖逗逗孙子,这就能过日子了。罗马帝国时期,甜品单里大多是新鲜或干透的水果,以此取甜。

用蔗糖最早的,应该是印度人。公元前三世纪,亚历山大东征,在印度发现有人嚼甘蔗取甜味,觉得有趣,便想法子移种。蔗糖提取不易,所以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候,砂糖的供应不顺畅。甜味曾经是个政治问题。跟英国人有关的糖危机,发生过两次。一次是19世纪初,英国人跟拿破仑打仗,拿破仑打不过英吉利海峡,便搞经济封锁,英国人一生气,也不给欧洲大陆供蔗糖。拿破仑御下的大陆诸国要哭了:一口甜的都吃不上!德国人这时跳出来:咱有甜菜,可以榨糖,让蔗糖去死吧!结果德国经济靠此崛起,实在是意料之外。另一次是20世纪初,《泰晤士报》连篇累牍,说只有下等阶级的人才爱吃甜喝甜,嗜糖如命。上流社会都要修身养性,减少食物含糖量还来不及呢。结果英国人对茶里放糖,依然故我。到二战时,人民需要营养和热量,支持抗击纳粹事业,实行配给制,糖不够用,怎么办?答:往茶里加牛奶,“多加些牛奶,茶就甜了。”

葡萄酒发酵,酒精度和糖分此消彼长,所以爱喝偏甜葡萄酒的,就会被资深好酒者小看。南欧惯例,像葡萄牙、西班牙和南法酿葡萄酒,都喜欢加酒精强化,提前终止发酵,导致葡萄酒甜浓醉人。但这种喝法,法国北部的人就不大喜欢。德国人喝啤酒,嫌麦酒太甜,加了啤酒花,得了其中的清爽苦味才过瘾,反过来还要嘲笑:波兰这群胖子,就是爱喝甜烧酒,个个都是大冬天长个酒糟鼻子!

如此,口味甜不甜,在欧洲像个阶级问题。

福塞尔(Paul Fussell, American cultural and literary historian, author and university professor)《格调(Class)》里认为,现代社会,下等人才会迷恋甜味。上流社会也因此摇旗鼓吹,认为懂得品茶与咖啡的苦味,才能谏果回甘,体会到深层的味道云云……大概可以这么说:上等人觉得,甜味经常显得女性化、脆弱、下等、世俗、不够高雅,能尝得苦味才显得品味非凡、耐得住寂寞等等,但抛去一切形而上的想象,我们普通人类本性的DNA里,还就是喜欢甜的东西。

Hui: 《格调》是一本精确而刺痛人的社会等级指南。等级是什么?它不是你的职业,不是你居住的地方,不是你的餐桌举止,不是你有多少钱或者你能挣多少钱。等级是一系列细微事物的组合,你很难说清楚。正是这些细微的品质确立了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作者通过敏锐的观察、独特的视角、鞭辟入里的分析和机智幽默的文笔,把美国社会中的社会等级现象和三六九等人的品味做了细致入微的对比。

5.12 The European Coffeehouse Culture [咖啡馆里的欧洲文化,克劳士.提勒多曼]

根据一个有趣而且听起来可信的说法,咖啡不是由人,而是由动物发现的。大概在500年前,衣索比亚的牧羊人注意到他们的山羊吃了灌木丛中一种红色的莓子之后,突然兴奋的跳起来;牧羊人也好奇地尝尝这种看起来像樱桃的果子,结果也感受到类似的兴奋感。于是咖啡在世界各地的流传便开始了。 5.12.1 Venice [威尼斯]

弗洛里安咖啡馆:19世纪巴尔扎克用文字表达出他对弗洛里安咖啡馆的偏好 5.12.2 Zurich [苏黎世]

欧笛翁咖啡馆

5.12.3 Vienna [维也纳]

维也纳的咖啡馆是咖啡馆中独一无二的……其独特性就如同匈牙利骑兵有其无法模仿的特色一样。[奥地利作家Johann Braun Von Braunthal] 据说维也纳在1684年拥有第一家咖啡馆。 在维也纳最早的几家咖啡馆中,塔罗纳咖啡馆(Cafe Tarone) 最常出现在人们话题中,它由烈酒商Johann Jacob Tarone于1784年成立。 格林史戴德咖啡馆(Hugo von Hofmannsthal) 5.12.4 Hungray [匈牙利]

布达佩斯的 Cafe Pilvax 诗人Sandor Petofi,尝试衔接存在于高尚文学与普通百姓之间的鸿沟,他将许多民间传说及神话写成诗句,这些诗句一方面保持其艺术本质,另一方面也十分浅显易懂。 Cafe New York 1894, 坐落于Erzsebet Korut 街的新巴洛克式咖啡馆 Roland Mischkl: “大部分的侍者都是有美丽外表的女性,她们穿着可爱的围裙,白色或蓝色,及踝的绑带高筒鞋,上了浆的衬衣及深色短裙。那种装扮引起的性感遐想,虽然没有科学解释,却人人都能感受得到。安详闲散的气氛似乎能让人的性感遐想完全释放出来。” 5.12.5 Germany [德国]

狂想咖啡馆(Cafe Grosenwahn):柏林艺术家聚会的主要地方,主人Rocco, 1914.7第一次世界大战 罗曼咖啡馆(Das Romanische Cafe): 主人Karl Fiering, 1916年创立 若要以最优雅的方式喝咖啡,在柏林就该造访温特丹林登大道上的Hotel Adlon,这家饭店是招待国宾及外交官员的所在,也是许多国际知名的经济,科学及文化界名人的住所。 5.12.6 Czech Republic [捷克]

在布拉格,饮用咖啡从18世纪初起形成为一种时兴的习惯。1714,Johannes Diodato在哈尔广场(Haarmarkt)开了维也纳第一家咖啡馆,卡维纳咖啡馆(Kavarna)。咖啡馆成为具激发性的艺术家聚会所的全盛时期是20世纪初的事。即使时光流逝,其中有三家咖啡馆至今仍保持它的音乐盛名:

联合咖啡馆(Cafe Union):捷克艺术家在此聚会,佩斯提那街(Na Perstyne),Jaroslav Hasek《好兵帅克》的作者 雅可咖啡馆(Cafe Arco) 斯拉维亚咖啡馆(Cafe Slavia) “巴黎有它的丁香园,园亭咖啡馆(Cafe La Rotonde);柏林有它的狂想咖啡馆,而布拉格则有它的联合咖啡馆”[Karel Capek]

5.12.7 Rome [罗马]

希腊人咖啡馆(Antico Cafe Creco) 门德尔松(Felix Mendelssolm) 叔本华(Schopenhauer) 《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是一本完全崭新的哲学系统,拥有极高度的思想连结,而这种观点尚未在人类的头脑中出现过……这本书将会成为日后千百本书的资料来源,也将成为许多创作的动机。” “所有东西都是不幸福的” “即使有时候我们真正面临幸福,我们也不会觉察,而让这一切就这样轻易,温柔地与我们擦身而过;一直到幸福不再,空虚的感觉凸显消逝的幸福时,我们才会发现,我们把一切都搞砸了,最后只留下深深的追悔。” “博学多闻的人是那些学了很多东西的人;而天才可以让人类学到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的事。” 卡尔.维特(Karl Witte),哥廷根,停留罗马期间和叔本华一样是希腊人咖啡馆的常客。十岁时进入大学研读数学和法律,十六岁取得博士学位,当时政府批准乐一项奖学金给这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 也有法国和英国的艺术家造访这家咖啡馆,英国的拜伦,雪莱,济慈(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ever) 5.12.8 France [法国]

5.13 不顾诸神:现代印度的奇怪崛起

5.14 你如此需要安慰——关于爱的对话 [李银河]

5.15 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Pauling Kent]

5.16 FBI教你破解身体语言

5.17 男人其实很忧郁

5.18 揭秘美国医疗制度及其相关行业

5.19 中国人的精神 [辜鸿铭]

5.20 文人谈饮食

5.21 诸神的争吵:国际冲突中的宗教根源

5.22 书写的神话:西方文化中的文学

5.23 图解中国茶经

5.24 知道点:世界文化 (World Culture)

5.24.1 古文明的脉络

玛雅文明 每个民族一般都有一个纪元。 罗马帝国的纪元以它的建立为起点; 希腊以第一次古奥林匹克竞技为起点; 基督教国家则以耶稣的诞辰为起点。 玛雅的传说中,他们有好几个世纪,每个纪元都是以地球毁灭性破坏的结束为起点。玛雅的最后一个纪元开始与公元前3113年,正是他们在中美洲定居下来的日子;玛雅的上一个纪元开始与公元前11000年,那时正好地球上冰河期(Ice Age)结束。再往前推,他们还有三个纪元,每个纪元的时间都要以几十万年或几百万年来计算。

马丘比丘 印加遗址中最为著名的地方就是马丘比丘。

埃及 埃及的象形文字产生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它同苏美尔文的楔形文字、古印度文以及中国的甲骨文一样,都是独立地从原始社会最简单的图画和花纹产生出来的,但这种文字最初仅仅是一种图画文字,后来才发展成象形文字。

神奇古都底比斯

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底比斯在古埃及的发展史上始终起着重要的作用。底比斯的右岸(东岸),是当时古埃及的宗教、政治中心。底比斯的左岸(西岸),是法老死后的安息之地。阿赫莫斯一世在底比斯建立了第17世王朝。

太阳之子埃赫那吞

埃赫那吞(在位时间公元前1379-1362年),是古埃及第18王朝的国王,是古埃及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

楔形文字

公元前522年,当时的波斯皇帝冈比西斯率大军远征埃及。有个较高墨达的僧侣,冒充冈比西斯处死的皇帝巴尔迪亚的名义在波斯各地和米底发动了叛乱,叛乱持续了半年之久。皇帝冈比西斯在从埃及返回波斯的途中突然病死,一时间波斯贵族群龙无首。这时有一个叫大流士(Darius)的贵族用阴谋手法获得了皇位,并最后平定了叛乱。为了歌颂自己的功绩,大流士让人将他平定叛乱的经过,刻在米底(Media)首府爱克巴坦那(今伊朗哈马丹Hamadan)郊外贝希斯顿村附近的一块大岩石上。这就是著名的贝希斯顿铭文。上面有三种文字:楔形文字,新埃兰文和古波斯文。

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

底格里斯(Tigris)河和幼发拉底(Euphrates)河流域的古代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古希腊人把两河流域叫做“美索不达米亚”,意思是“两河之间的地方”。美索不达米亚又分两个部分,南边叫巴比伦尼亚,北边叫亚述。两河流域相当于今天的伊拉克一带。

汉穆拉比法典(Code of Hammurabi)

公元前1792年,Hammurabi成为古巴比伦国王。“Code of Hammurabi”对奴隶主、自由民、奴隶有着不同的规定()

5.25 图说天下·国家地理系列-全球最美的100个地方 (The top 100 beautiful places in the world )

5.26 酱缸——搅动看真相 [柏杨]

5.27 性学十三讲

5.28 美国政府概况(Introduction to American Government)

5.29 话说中国大风一曲振河山

5.30 客厅文库休闲读物——礼品事典

5.31 实学简史(经典插图本)

5.32 What Technology Wants [科技想要什么, Kevin Kelly]

5.33 Out of Control [失控, Kevin Kelly]

关于本书:

《失控》写于1994年。全书采用采访体的写作手法,记录了凯文·凯利与当时最著名的哲学家、艺术家、技术达人等的对话和思考。站在2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看当时书中预测的内容,发现很多都是对的,并且对未来依然有预见性。

本书主题:

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生物与机器联姻的时代。在这个全新的时代,我们人类该如何理解他?又如何认识我们自己?该如何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过我们的生活?

本书要点:

不要认为我们人类一直错得很离谱 纵观人类历史,人类对自己的认知发生过四次唤醒。

第一次,哥白尼认知唤醒,把人类从宇宙中心神坛的位置上拽了下来。我们发现,我们不是宇宙的中心。

第二次,达尔文认知唤醒,我们认识到了我们也不是地球的主宰,我们其实是由其他生物进化而来的。

第三次,弗洛伊德认知唤醒,我们发现,我们连自己的意识都不能完全主宰。我们每天做的很多行为其实意识都控制不了。

第四次,机器智能认知唤醒,我们正在迎来生物与机器联姻的时代。无论生物,还是机器,其实都是进化体。

2.我们是怎样认识各种概念的。

我们之所以不太能把石头、青蛙、人类、机器这些概念理解成共同的一类东西,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它们本身内部的运作规律。而这些概念看上去不同,则是因为所有的东西在进化中,都会是一个有灰度的过程。大自然是一个充满灰度的斜坡,而非黑即白的东西,其实都是我们人为设定的概念。

3.进化体的三个特点

kk所说的这些进化体,都有三个共同的特点。

第一,世间的物质都在进化成越来越复杂的东西。 世界上所有的物质的本质都是,由氢元素互相组合并组合的越来越复杂的东西。从这个视角来看,从最低端的石头、到生物、到人类、到国家,无非都是氢原子的复杂程度不同。那有机物、无机物、生命还是机器,都只不过是人类规定概念而已。

第二,每种生命都是一个生命集群。 植物细胞中的叶绿素其实就是一个细胞。人体细胞中的线粒体其实也是一个躲在细胞中的细胞。还有我们人体中的各种菌群,其实也是独立于我们个体,是和我们互利互惠的共生伙伴。 进化体越复杂越庞大,里面就约能栖息更多的进化体。这种进化体的构建方式,就叫分布式。厉害的进化体——包括生命、人类、网络,全都是从这个一层套一层的大型分布式系统里,涌现出来的。

第三,特性、去中心化 在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从下而上的,一个去中心化,没有领导的组织。 过去中心化组织的优势,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下已经不复存在。未来人类的社会,控制的霸权时代已经不可能继续了,只有让位给那些底层的,涌动的力量,进化才能雕琢我们人类作不出来的东西,涌现出我们人类设计不出来的世界。

4.我们将走向何方

未来的世界将是一个生物与机器联姻的时代。这个时代将无比强大,以至于我们人类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在为他服务。他就像是在我们头顶上生长出来的一个东西。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个时代什么时候到来?以及它的到来对我们人类意味着什么?会令我们何去何从?但我们并不需要太过悲观,我们依然有自己该做的许多事情。

5.人类未来生活指南

最后,kk对未来人类的生活给出了几点建议:

别去控制别人 去中心化的社会结构关系已经成为趋势,别想着再去控制别人,控制这事已经过时了。

连接才是王道 单个进化体的价值,由他和这个系统连接的数量和质量来决定。

什么都要先跑起来 人类社会变得越来越像自然界的生态系统,不再有对错之分。而个体的适应性则变得更重要,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跑起来。

要成为专业人才 未来是一个没有全才的世代,大家需要相互协作组成一个整体,所以掌握一个属于你的核心技能就显得尤为重要。

胜者越来越通吃 在一个高度连接、高速运转的社会里,一旦你顺应趋势又方法正确,那你的领先速度会变得非常快,将更容易进入爆发式的增长模式。

边界最精彩 传统的机会存在于核心区的认识可能要被颠覆,未来拥有更多机会的地带将是边界区域,也就是行业与行业之间的边缘地带。未来的创新往往将会从行业与行业,板块与板块之间的激烈碰撞中产生。

你要活得更像人 未来,机械性的、纪律性、重复性的事情将会被机器取代。我们需要让自己做更感性,人情味更浓的事情。

5.34 The Rational Optimist [理性乐观派]

副标题: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大概每过十年,人类社会就要出现一个新的世界性问题。60年代是恐慌人口爆炸和全球饥荒,70年代是资源枯竭,80年代是酸雨,90年代是瘟疫,21世纪初是全球变暖。这还只是十年一个阶段的大恐慌,这中间还充斥着数不尽的坏消息。 这么看,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遭遇着各种危机和灾难的血泪史。不仅如此,还有一些悲观的消息预示着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让人恐慌的事情到来。

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可能到来的各种恐慌性事件呢?

有一类观点认为,这么多灾难的发生都是因为贪婪的人类咎由自取,我们应该退回去,回到没有科技、没有商贸的原始而田园的生活。只有这样才是拯救人类的唯一办法。这种观念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 但是,《理性乐观派》这本书打算告诉你,这个观点是错的。我们人类要继续过现在的生活。而且要让科技更发达,让商品更丰富,让我们需求更多样性。我们不仅不能退回过去,反而应该加快速度,继续往前冲。 作者梳理完人类经济历史后发现了人类掌握着对抗这些问题的一个制胜法宝——交易。 正是因为人类掌握了交易的原则,才因交易继而产生了专业的社会分工和科技创新,给人类带来了繁荣,并且能解决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 那么,作者是怎么通过交易推导出一个理性乐观的世界观的呢?下面我们就来梳理一下作者完成这一推论的五个核心观点。

交易是一种没来头的冲动 书中首先用了两个例子,来说明人类交易的行为似乎是天生的。

第一个例子说的是动物学家通过实验比对发现,同样年龄的猩猩宝宝和人类宝宝在面对食物的时候,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态度。猩猩宝宝只会选择自己吃,而人类宝宝却更愿意交换食物。 第二个例子是达尔文记载的,他当年第一次登上火地岛的时候,竟然没有通过一句语言,就能与一位当地的土著人类完成交换东西的故事。 结论:这两个例子说明,我们的祖先,似乎天生就会与其他人进行交易,并且天生对交换物品这事比较有瘾。

自给自足就是贫困 科学家近距离观察了一些现今依然存在着的原始部落。这些原始部落就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无一例外,他们的生活都很赤贫。 那我们的祖先又是怎样从这种赤贫的生活里走出来的呢?作者认为,我们的祖先找到了可以交易的对象,一旦有了物品交换,就必然出现一个结果,就是“社会分工”。

一个人只做一件自己最最擅长的事情,再用做这件事情创造的收益去换取他人生产的其他物品。这就促进了社会分工的形成。而因为有了社会分工,人们就可以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自己擅长的事,产生更大的价值。

直到今天,世界的这个趋势还在继续,社会分工变得更加细化,精英们在各自的精准的分工里扎得越来越深。世界也越来越繁荣。

结论:所谓穷,就是不能把自己的时间,卖到足够高的价格,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服务。所谓富,就是不光能够买到自己需要的基础服务,还能买到自己想要的独特服务。自给自足就是贫困。

集体大脑是一块超强大的移动硬盘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一种,可以用自身基因之外的载体来保存信息的生物。 一个人创造的一项技能或一个发明,存在于他的个人大脑里。不仅如此,假如这个人将自己大脑里的信息传递给五百个徒弟,那么,这一种信息就能以多个人类,或者说以人类社会为载体,被保存下来,这个就是集体大脑。

集体大脑的好处:

提升了信息的安全性 信息能以过去从来没有的方式交融、碰撞,甚至可以说是相互繁殖。这个技能,是地球上任何一种生物都没有的。 结论:集体大脑,就像是人类特有的一块移动硬盘,正式有了这块移动硬盘,知识得以积累,科学得以萌生。

无限制的政府就是交易最大的敌人 关于政府干涉市场产生的矛盾,书里举了很多例子。其中一个说的是中国明朝的例子。 书中列举了一个让我们震惊数字:1950年的时候,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公元1000年的国家,就是比宋代还低。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国家。 作者给出的解释说,问题的根源出在几百年前的明朝。是明朝一些阻断商贸和交易的政策,扼杀了中国的繁荣。 在世界各国的历史里,都有类似的例子,就是政府认为,市场是可以通过从上而下的操控和管理,变得更好,更有效率的。但人类的历史证明,这种观念就没来没有对过。凡是被政府把持的商业,不是变成没有活力的大锅饭,就是变成被涸泽而渔之后的荒地。 结论:自由的交易能带来繁荣,这一点已经在不同的地方被无数次地被证明了,同时,政府过多的管控毁灭繁荣,这一点无数次证明了。人类用一万年的时间,摸清了两条路,哪条路通向繁荣,哪条路毁灭繁荣,这就是我们一路走来的收获,简单而珍贵。

悲观者,他们从来没对过。 主要因为这三个原因,造成悲观论者层出不不穷。

一、我们对坏消息更敏感、更倾向于记住坏消息;

二、公布坏消息的人,会显得更智慧,更有深度。而对世界乐观的人,会显得考虑问题不周到,感觉很肤浅;

三、公布坏消息,更可能带来收益。

当然,还有一种人就是即理性又不从中谋利的悲观者。但这部分人往往是用现在的情况,并假设未来不改变,从而推出未来的悲观结论。 但事实却不像这部分人所想象的那样,因为我们有市场。市场把知识变成我们每个人都能用得起的消费品。只要有繁荣自由的市场和发达的科技,我们人类就应该不会出现断崖式的灾难。

结论:悲观和保守的生活方式,或许符合我们的生理反应,但是仅仅是生理反应。真正理性的决定,不是节制我们的欲望,不是回到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不是拒绝市场和科学的发展。积极、理性、乐观,这才是一个现代人在总览人类经济进步史之后,应该得到的结论。

总结:

交易是一种没来头的冲动。交易带来了社会分工,结束了人类自给自足的贫困生活,而且社会分工带来了知识的创新,给人类的集体大脑里填充了大量的知识,只要避免无限制的政府,交易就会蓬勃发展,产生各种新的知识,让人类进入一个良性循环里。

本书金句:

所谓穷,就是不能把自己的时间,卖到足够高的价格,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服务。所谓富,就是不光能够买到自己需要的基础服务,还能买到自己想要的独特服务。 但“人类的集体大脑”就不一样了,它可以让信息之间,随便混搭,完成跨时空,跨种间的重新组合。 悲观和保守的生活方式,或许符合我们的生理反应,但是仅仅是生理反应。 知识才是用不完的燃料 5.35 Connected [大连接, Christakis, Nicholas A.,Fowler, James H ]

5.36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5.37 隐蔽的秩序

5.38 与机器赛跑

5.39 必然 [THE INEVITABLE]

这本书全面介绍了科技作为一个新物种所具有的基因特征、所思所想、行为规则和未来走向,指出了这个物种不断变迁的12个趋势,这是一种科技发展的合力,并不是某些具体事件。

单个孤立的计算机,并不能带来多大的用处。直到20世纪八十年代,计算机通过电话线互相连接起来的时候,它才开始发挥强大的影响力,因为互联网形成了。在这之后的30年,互联网从社会的边缘进入到全球舞台的中心位置,以互联网为根基的社会经济也受到极大的推动,各种新生事物频繁出现。现在,孕育这些趋势的基础环境依然在活跃发展,所以,这些趋势在未来至少30年还会持续增长。每一个趋势并不是孤立存在的,相反,它们是高度叠加的力量,彼此依存,相互促进。拥抱,利用这些趋势,让产品、服务和管理顺应这些科技趋势,从中获益。

5.39.1 (1)Becoming(形成)

指的是未来科技的出现方式。机器将会更新自己,随时间慢慢改变自己的功能。这一期还会讲到人类社会的最终归宿,一种社会形态“进托邦”,以及如何在这个社会里把握机会、创造商机。

科技的出现方式是渐变的(进托邦:protopia) 它是一点一点演变的,之后和开始很不一样。 变化的过程绵长而持续,让你感觉不到。可以说,这是人类经验中,从来没有过的 不断升级将会是一种常态 技术需要维护,越复杂的工具越是这样。 进托邦(protopia)在产生新利益的同时,也在制造几乎同样多的新麻烦。昨天的成功,可能带来今天的新问题,而针对今天问题提出的技术解决方案,又会给明天埋下隐患。在这种问题和解决方案同时进行的循环扩张背后,真正的利益也在逐渐积累起来。我们每一年的创造,都比每一年的破坏多出那么一点点,就是这么一丁点的积极的变化,积累数十年,才能进入我们所谓的文明中,它带给人类的利益是无穷的。 人人都将是菜鸟 在未来30年中,大部分可以主导生活的重要科技产品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新科技本身需要不停地升级,你的更新速度总也赶不上科技迭代的速度。在确保新科技被淘汰前,你需要掌握所有技能,你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可浪费。 新事物给人们带来了新的欲望、新的需求,好像是在人们的思维里硬生生挖出了很多新的沟壑。科技确实是人们不快乐的根源,它让我们永远追求新,但新只是转瞬即逝的,新的东西总是被更新的东西取代,所以人们的满足感也在不断地失去。 科技让我们不同于我们的动物祖先,我们不止满足于生存,还要疯狂地去创造前所未有的新欲望,正是这种不满足,触发了人类的创造力,推动我们成长。 “变化”正在欺骗你 只有当我们回顾过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些渐进的变化。 这种变化的方式本身就在变化,但由于我们倾向于从旧事物的框架中来观察新事物,我们对未来的展望也会曲解新的事物,好让它适应我们已知的事物,所以我们总是会被“变化”欺骗。 5.39.2 (2)Cognifying (知化)

让一个事物具有认知能力,即人工智能。把人工智能置入到普通事物中,才能带来真正的颠覆。

人工智能是最热的创业机会 廉价的并行计算 深度学习 大数据 人工智能的本质是知化 用自动化的知识来解决一切问题 人工智能一点也不可怕,它只是把我们身边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新奇、有趣而已。人工智能还会帮人们变得更聪明: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会替代人类工作 人类能干,但机器人会干得更好的工作。在这类工作中,机器人会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比如,搬运工人、药剂师、货车司机、采摘员、手术师、记者等。 人类不能干,但机器人可以干的工作。比如,在一小时内生产一千枚螺丝钉。机器人帮我们完成了人类这个物种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 人类想要从事,但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工作。在我们发明了汽车、空调、平板电脑和动画片之前,住在古罗马的人不会想到,他们能一边看着动画片一边吹着空调就到了雅典。在机器人的协助下,人类能够完成150年前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可以说这是机器人进入人类生活后,最令人赞叹的一点。 只有人类能从事的工作。工业化解决了人类生存的大多数基础工作,让我们的吃、穿、住变得很容易,这个时候,人们就会闲下来问问自己,我们还能干什么。在机器的帮助下,人们才能从忙碌状态中托身,追求更有意思的职业。 人和智能是共生关系 到了2050年,薪酬最高的行业一定会依赖那些目前还没有发明出来的自动化技术。也就是说,我们不知道这些工作,是因为让这些工作成为可能的机器和技术还没有出现。机器人会给我们创造新的工作,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们具体长什么样。 将来,我们和机器人的关系会变得更复杂。无论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收入水平如何,在未来都会反复经历机器人替代人的循环 人类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给机器人安排任务,这本身就是一项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以最优化的方式与机器人默契配合的人将会成功 5.39.3 (3)Flowing (流动)

互联网上一切事物的存在方式,一切都将是“流”。想要在全新的领域中成功,就要掌握新出现的流动性。

计算机时代的三个阶段: 计算时代的第一阶段,是在模仿传统的办公室。比如,电脑的屏幕上有“桌面”和“文件夹”,还有“文件”,它们层级分明,秩序井然。 计算的第二阶段是数字时代,基本单位是“页面”,它不是放在“文件夹”里的,而是分布在网络当中,“浏览器”取代了“桌面”,而网络的结构是平的。 计算的第三个阶段,最基本的单位是“流”。你刷朋友圈、看流媒体视频、听在线音乐,就连电视屏幕下方都是不断流动的新闻滚动条……在你周围,到处都是通知和不断更新的信息流,就连实体产品也被当作流动服务来出售。一切不再是固定的、可捕捉、可占有的实体,一切都将是“流”。在这样的时代,赚钱的方式也必须花样翻新。 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大的复印机 你使用它时所产生的一切行为、一切特征、一切想法,都拷贝成了复制品。 谁也阻止不了大规模的自由复制,阻止复制,这么做不仅会破坏创造财富的动力,还会导致互联网本身停止运转。 无法复制的东西才有价值 即时性。虽然,你迟早都会找到自己想要的免费复制品,但是如果生产者能将产品在第一时间发送到你手中,这就有了稀缺的价值。 个性化。个性化要求,是创造者与消费者、艺术家与粉丝、生产者与用户之间的不断对话,营销人员把这叫做粘性。这种关系的紧密程度,是无法通过复制粘贴得到的,因为在这种关系中,双方都对产品的个性化有所投入,也就不太愿意移情别恋了。 解释性。比如为免费的软件提供有偿的技术支持。一些公司只有代码的副本是免费的,但成千上万行的代码给你可能你也不会用,只有通过技术支持和技术指导,它们才会对你有价值。 可靠性。当你免费获得一个流行的软件应用时,即便你可以不看说明书就会用,但你可能还得考虑考虑这个软件是不是恶意程序或者垃圾软件。花钱买个放心,就是在为那些在乎的人提供可靠感。 获取权。有太多东西都可以在什么地方免费得到,但拥有这些东西,往往是件烦人的事儿,你得让它们井井有条,还得与时俱进。这时,通过订阅云端上的付费服务,请别人来照料你的“财产”,而你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用户界面,在任何设备上,随时随地获取这些免费的东西,就太好不过了。 实体化。其实从根本上说,数字复制品没有实体。当你阅读一本电子书时会很开心,但有时候,同样的字句印刷在雪白的棉纸上,再配上皮革质地的封面,也非常诱人。把无形世界用更棒的实体化呈现出来,方法无穷无尽。 可赞助。热心的受众和爱好者喜欢鼓励创作者,但他们只在以下几种情况里才会买单:(1)支付方式必须超级简单;(2)支付金额必须合理;(3)可以看到支付后的收益;(4)花出去的钱能让创造者获益。 可寻性。没人看到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而没有被发掘的佳作更是一文不值。当世界上的图书、歌曲、电影、应用和其他所有事情都是海量的,能被寻找到才可能被分配到一点点的注意力。 精心培育你的产品,让它获得无法通过鼠标点击就能轻易复制的品质。

5.39.4 (4)Screening (屏读)

内容的载体从纸张转移到了屏幕上,屏幕无处不在,它会持续扩展人类的阅读量和写作量,最后,世界上所有的书都会通过互联的词语和理念连接起来。

我们都是“屏幕之民” “屏幕之民”倾向于忽略书籍中的经典逻辑和对书本的崇敬,人们更加喜欢的是屏幕上的动态流动。 在屏读的世界里,文化变得快速、流动和开放,真相并不是来自某个权威的发布,而是由受众自己一个碎片一个碎片地实时拼接出来的,相比之下,一成不变的书本就不再重要了。 快速变化的代码和算法,可以不断地逼用户改变在网上的行为,这是印制在书本中的律法没有做到的。“书籍之民”喜欢依靠律法,而“屏幕之民”则依赖技术来解决问题。 知识将是片段的大杂烩,这些信息合起来能够形成一个关于某个话题的信息的集群。 如果你能通过一个特殊的主题,将所有文本忠实地结合起来,无论古今、无论语言,那么你就会成为新的权威。在今天,只有少数学者达到了这种成就,但未来会是司空见惯的。

阅读会变得社交化 书籍相互通过关键词连接 读者分享心得 屏读时代鼓励功利性的思考 在屏读时代,屏幕就是你当下的一个工具,你的所有需求它都能即时响应、快速满足,解决一个问题也变得很迅速,你会越来越关注眼前的事情。 从注意力的角度来说,屏幕在更加真实地反映出我们的喜好,它会观察我们,它会知道你在注意什么、注意了多长时间。 作品的地位,会随着它被点击的次数水涨船高,所以,在满是屏幕的世界里,人们的注意力显得更功利更现实。一个事物会越来越真实地呈现给所有人,宣传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效果,因为新作品的地位并不是由评论家的评分决定的,而是根据它跟世界的链接程度决定的。 人们发现不熟悉的事物之后,屏读会激起人们的反应,它鼓励人们快速的行动。这样,我们会快速地将不同的理念结合在一起,建立一套解释的框架,用这些把自己武装起来,应对每天大量的新想法。传统书籍培养的是深思的头脑,而屏幕则鼓励更加功利性地思考,它会实时地培养你的思想。 5.39.5 (5)Accessing (使用)

是对物品的利用方式。未来,使用比占有更重要,未来的服务、组织形式都会发生变化。

使用比占有更加重要 减物质化 用更少的物质创造更大的价值。 数字化,让有形的产品向无形的产品过渡。比如,制造一辆汽车原来需要大量的钢铁材料,现在改用了比较轻的硅材料,硅材料把汽车变成了一台行走的电脑,让车子的引擎性能、刹车效果和安全性都有所提升,而且还让汽车能够跟网络连接,接入无人驾驶导航,提供智能网络服务,汽车已经变成了数字化的产品。 产品向服务的转变,也加速了减物质化的趋势。比如,亚马逊的电子书阅读器,在2007年刚发布的时候,就压根没有把它当作一件产品,而是当作一种阅读服务。有了它,书迷们也不用再买实体书,只要花点钱,就可以享受一年成千上万本电子书的使用权。可以看到,产品和服务有着本质的区别,产品是“拥有你所购买的”,而服务是“使用你所订阅的”,产品主张的是所有权,而服务主张使用权。当你选择了一个服务而不是产品的时候,你对它就会产生更强烈的认同,你也会越来越难以离开它。 未来的服务是按需响应 使用一个东西而不是占有它,就意味着,需要随叫随到的服务,一有需求就要响应,否则人们就不会使用它了。 创业公司们正在尝试用各种新奇的方式开拓低效的领域,他们可以在一秒之内,就把那些恰好闲置的资产跟等着急用它的人们匹配起来。说白了,他们是把分散在各处的工作需求和用户的需求即时地匹配了起来,几乎可以做到瞬间匹配。比如,上门美甲、鲜花速递、洗衣服务、医生出诊、上门辅导…… 由于越来越多的事物被发明和创造出来,而人们每天享受它们的总时间没有变,这就带来一个后果——我们在每件事上花费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换句话说,未来大多数商品和服务都会是一种短期使用。 平台协同 平台是企业创建的一个基地,让其它企业也在这个基地里创建产品和服务。这个平台自己可能并不生产商品,它像是一个百货公司,销售各种商品。比如,苹果手机的 App Store。一个平台就像一个雨林,一个物种的成功是建立在其它共生物种的基础之上的。这个生态系统的规则是共同进化,你的成功取决于他人的成功。被分享的事物越来越多,被当作财产的事物就越来越少,所以共享是默认设置。 云端将成为基础设施 所谓的“云”,就是由几百万台计算机对接在一起,组成的一台超级大电脑。有了云端,可以解放我们随身携带的设备空间。云端越大,我们的设备就越小巧、越轻薄。我们手里的设备,只是对接到云端的一个接口,而真正负责所有工作的是云。云端还让大家的协作变得无比顺畅,未来,你的工作和娱乐都将越来越多地转向云中的共享世界。 云端就是你生活的备份。未来,人们思考问题,更像是一个云端。如果把你跟云端隔离开,或者,把那些存放在云端上的记忆和过往全都删除,你甚至会感觉像是做了截肢手术一样难受。云,就是你自身的延伸。 5.39.6 (6)Sharing (共享)

When masses of people who own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work toward a common goal and share their products in common, when they contribute labor without wages and enjoy the fruits free of charge, it’s not unreasonable to call that new socialism. And the most common motivation for working without pay was “to learn and develop new skills”.

内容的共享是默认的形式。你可能会认为很多话题是当代人绝不会共享的,比如隐私,但各种层出不穷的分享网站和应用证明,只要借助恰当的技术、在恰当的条件下、辅以恰当的收益,人们就会共享一切。共享的4个层次:

分享 互联网的公民,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共享意愿。分享这个行为再平常不过,它是数字社会中最基础的表现形式,也构成了网络世界最基本的个人活动。 合作 当每个人都为实现共同目标工作的时候,群体的合作就会出现。合作产生的效益优于部分之和。 协作 网络中的开源软件,作为公用的工具,能够让成千上万个爱好者协同工作,从而产出高质量的产品。这种大众生产不同于之前的临时合作,每个成员只能接触最终产品的一小部分,而有组织的协作所能取得的成果也要超出临时的合作。 集体主义 在数字社会,人们共享产品,不计报酬,也乐于让他人免费享用自己的成果,合作产生的效益又远大于个体部分相加,所以,这种组织形态是一个能同时提升个人和群体价值的操作系统。也就是说,既最大化了个体的自主性,又最大化了群体的协同力量。 自上而下的管理智慧 在过去30年里,网络社会带来了一个文化进程,那就是中心化的领导机制向去中心化的网络机制的转变。可以说,去中心化是一种来自大众自发的、自下而上的力量。但光有自下而上的力量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一点点自上而下的干预,也就是一小部分人的监管和筛选工作,只有二者的结合,才能让一个有影响力的自下而上的组织长期存活下去。

众筹:共享经济 共享的商机 可以说,未来人们能够共享的东西还有很多,除了有形的东西,还有无形的。创新的想法也可以共享,利用众包的模式,就可以共享创意。

5.39.7 (7)Filtering (过滤)

面对海量的优质信息,我们需要一个超级过滤系统,因为只有真正让你疯狂的事才值得看。由此可见,在未来得注意力者得天下。

人人需要过滤信息 以往人们过滤信息有8种方法: 通过“守门人”来过滤信息; 通过媒介来过滤信息; 通过管理者过滤信息; 通过品牌过滤; 通过政府过滤; 通过我们的文化环境过滤; 通过我们的朋友过滤; 通过自身来过滤。 目前,这8种方法并没有失效,但明显还不足以应对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在未来,所有的东西都将是接近免费的,并且可以随手找到,你就必须依靠一个强大的过滤系统,把废话、垃圾和让你感到不爽的东西都清除掉,好让你只去关注那些能真正令你疯狂的事情。

理想的过滤器 拥有巧妙的算法。它会记录你的行为,经过汇总分析,可以及时预测你下一步的行为。 让你知道你的朋友喜欢的而你还不了解的东西。 向你推荐某些你现在不喜欢但想尝试着喜欢的东西。 过滤器关注的是注意力 从人类的视角看,过滤器关注的是内容,但如果反过来,从内容的视角看,过滤器关注的其实是人类的注意力。 内容扩张得越多,就越需要更多的注意力,可以说,注意力是将来唯一有价值的资源。 注意力有限且稀缺,注意力流向哪里,金钱就跟到哪里。 为了从这些注意力中获益,在未来的广告业中,人工智能系统会寻求在最理想的位置、最理想的时间插放最理想的广告,并且以最理想的方式、最理想的频率做出反馈。简单点,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个性化的定制广告。未来的商业逻辑是,得注意力者得天下。 注意力将向体验迁移 当所有商品都在向免费靠近时,唯一还在增加费用支出的,就是你的体验,这是无法被复制的。 这里面就隐藏了一个商业秘密,那就是创造跟体验有关的商品,用体验留住用户稀缺的注意力,这是产品的价值感所在。注意力是人们不断花钱的地方,自然也会成为赚钱的地方。

5.39.8 (8)Remixing (重混)

对已有的事物进行重新排列和再利用,重混带来了增长。

不同的媒介可以轻易变幻形式、重混,之后变成新的媒介形式。新的媒介越多,我们就越能将它们重混成更多的媒介形式。 底层才是文化的中心 这里的底层,指的是网络中来自大众自发产生的内容。廉价和普遍的创作工具,使得制作动态画面变得越来越容易,就跟写作差不多。观众由被动的接受,转向了主动创作。 “老虎”可以靠“蚱蜢”活着 现在,每分钟就有数千个摄影师将他们拍摄的照片发到网上,目前网络中至少有1.5万亿张照片被发布了出来,几乎涵盖了你能想到的任何一种事物。未来,“老虎”可以靠“蚱蜢”活着,也就是说,海量的网络基础图像组成了一个数据库,就像一个词典,有了这些词组,我们就可以拼凑出一部电影,这个数据库可以为一部制作精良的大片提供弹药。 视觉素材的重混,正是借鉴了文字的表达方式。但是想要实现真正顺畅的视频创作,还要有创新技术,让这些动态的素材可以像文字一样被标记和检索。目前这样的技术还远远不够完善,但这同时也说明,这个领域存在巨大的赚钱机会。未来,谁能创造这样的工具,谁就把握了商机。有了这些视频中的阅读工具,我们就可以轻松地理解动态影像并灵活运用,就像编辑文章一样。 5.39.9 (9)Interacting (互动)

我们跟周围所有设备的交流和互相影响。未来所有的设备都需要互动,如果有什么东西不能实现互动,它就会被当作坏掉了。虚拟现实,把未来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大触摸屏,一切设备都在跟人类互动。

5.39.10 (10)Tracking (追踪)

通过无处不在的传感器,人们时刻进行着自我的追踪。自我追踪的范畴将涵盖人类的整个生活。这些行为的数据也将成为新的财富,让人们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

数据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呈现,但是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数据源于人们对自己的“追踪”。现在,存放在设备上的各种传感器的发明,使得追踪自己、追踪每个人的活动变得越来越廉价,这就使得人人都能测量上千种和自身有关的数据。每个人都在时刻被追踪中,这听上去确实有点恐怖,在这个“追踪”的世界,没有什么秘密。

我们每天的所见所闻都能被数据化,就像记流水账一样,成为按照时间顺序汇聚的流动信息,相当于你的电子化生活日记。这种流动信息被称作“生活流”。社交应用 Facebook、微信朋友圈的记录就是一种生活流。可以说,人们并不十分了解自己,通过这些生活数据,我们可以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

利用数据流,现在全球兴起了一个最酷的运动,叫做量化自我。数据狂人们用各种科学方法自我追踪,测量上千种和自身有关的数据。记录生活,还可以帮助恢复那些大脑可能忘记的事情,从之前的对话中重新找到自己可能忘记的见解,像谷歌搜索一样搜索你的生活。当然,商家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分析用户行为的方法,客户的数据是商场中的新财富。

更多不可能将出现

很多在过去不可能的事情,如今都变得理所当然了,这是因为社会正在发育出新的层级。可以说,那些“不可能”的事都体现了一种更高级的社会结构。这种新型的结构,是由人们的大规模合作和大量实时互动带来的。往往新的层级结构会酝酿出新的事物,所以就发生了原来的低层级中不可能出现的行为,就好像组织能够做细胞做不了的事。

未来的社会将是全球实时同步的,到那时,还有更多不可能的事儿会大量爆发。其中就包括,人类将以新的方式互相联通,那会是一种实时的、多样的、具有全球规模的联通方式。全球70亿人互相连通的方式将有上千万种,其中每个联结都会透露出更多关于我们的事,也将会有更多难以置信的事暴露出来,让我们感到惊讶。你会发现,一些我们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的、疯狂的事其实时刻都在发生,我们周围的世界好像都是由最鲜为人知的吉尼斯纪录创造者组成的,同时我们会变得只想看这种最“不可能”的视频集锦,而对平凡的事感到不满。

5.39.11 (11)Questioning (提问)

在万物互联的世界,到处都是超级智能的答案,答案将变得廉价,而问题会变得更有价值,所以提问这个趋势在提示你,谁能提出好问题,谁就更会受到青睐。

提问更有价值 在这个全球互联的时代,对于任意一条知识,你很容易就能得到一个反对观点。相比于从专家那里得到一个所谓的事实,人们更愿意从网络上流动的信息中,拼凑出一个自己认为确定的事。

从科学角度来看,我们的科学发展主要增长了无知,而不是知识。实际情况是,新问题的数量也在爆发,我们不断发现更大的未知领域。可以预计,人工智能、基因操控、量子计算这些未来技术,将不断释放出我们从没想过的问题,所以,我们还没有问出最重要的那些问题。

未来,当我们知化更多书籍、电影和物联网时,答案将无处不在。答题机器会毫不犹豫地提供任何知识,答案将变得廉价,而问题会变得更有价值。除了答案,计算机什么都不能给你。

好问题的标准 当它出现时,你一听见就特别想回答,但在问题提出之前你压根不知道自己很关心这个问题。 一个好问题与能否得到正确答案无关,它可能存在100万种答案,因为它不能被立即回答,它会挑战现存的答案。 一个好问题会带来差异和分歧,但它是科学、技术、艺术、政治、商业领域中创新的种子,能生成许多其他的好问题。 一个好问题处在已知和未知的边缘,它不能被预测。恰恰是在最不确定、最混沌的边缘地带,就是生活中最有价值、最启发人的地方,所以在未来,能够帮助我们生成问题的技术将获得更多青睐。 5.39.12 (12)Beginning (开始)

**对前面所有章节中所讲趋势的总结,又回到最开始我们说的,所有这些科技的最大推动力——互联网。凯文·凯利把人类正在搭建的超级互联网叫做holos(其它称呼:global mind, global superorganism),我们正处在holos形成的最初时刻,不过它的变化发展就是未来的常态,所有这些变化都只是刚刚开始。

人类在“织网” 最近这 30 年人类其实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织网”。人类用电磁波打造了一个超级智能的巨网,它就像人的复杂神经,这张网有着数十亿的由硅这种材料制成的神经元,它把所有的地区所有的人、人工制造的所有物品、抽象的事实和概念都汇集在了一起。可以说,这个织网的过程,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来说,都是一件重要、复杂和令人惊叹的事,它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

如今,我们正处在这个巨大网络的胚胎期,这就是凯文·凯利说的“开始”的含义。我们编造的这张网络才刚刚开始苏醒,这个开始的过程需要持续一个世纪之久。它已经具有了一些功能(perfect search, total recall, planetary scope),它也会不断进化,进化出一种全球化心智,同时它必然会搅乱旧的秩序,带给我们人类这个旧物种一个全新的思考方式。

Holos includes the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of all humans combined with the collective behavior of all machines, plus the intelligence of nature, plus whatever behavior emerges from this whole.

新世界的开始阶段 你可能觉得,自己随意地上上网或者跟朋友聊聊天只不过是在打发时间,其实并不是这样。你每点一次链接,就是在强化holos大脑中某个节点的功能,就是在为它编写代码,而全世界的人们加起来每天要点击1000 亿次网页,这些点击都是在告诉holos人类的想法。 这张大网,成为了我们生活的新平台,这个平台会永远不停地运转下去。凯文·凯利估计,10 年之后,全世界每个人都会在这个平台上生活,同时也是系统的一部分。

在这个新世界里,强调同一性的文化会消失,像我们之前说的分享、使用、追踪等等这些趋势引领的新文化会主宰我们的生活。这些新力量的影响将越来越大。我们讲过的这个12个趋势和它们背后的技术将会融合在一起,并且和人类结合,形成一种复杂的依存关系,产生更多高于我们这个世界的认知。未来,这些趋势还会大大加速其他变化的进程,不断推动着我们的各种新需求和新欲望。我们只是站在了新世界的开始阶段,一切才刚刚开始。

结尾 《必然》这本书里所描述的这12 个关键词,塑造了一种“元结构”,你可以按自己未来的理解不断地继续往下补充,续写新的趋势。我们可能无法预测30年后身边都有哪些品牌和公司,但我们可以预测这个世界发展的整体方向。未来30年,霍洛斯必然沿着与过去30年同样的方向继续前进,那就是——更多的流动、共享、追踪、使用、互动、屏读、重混、过滤、知化、提问以及形成。我们只是站在了这个过程的第一步,一切才刚刚开始。

5.40 美国大城市的死于生

作者关于城市规划的主要观点 密度原则:城市的本质就是密度。城市是人的集中,人们来这里进行复杂的合作分工。不管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人在城市里服务于他人,也获得他人的服务,与他人进行交换。人和人合作的浓度越大,交流越密切,分工越充分,生产财富的效率就越高。所以,密度,是伟大的城市必备的美德。

成本最低原则:旧区不该拆光,城市里应该有足够多的旧建筑。很多人认为旧建筑的价值是保存文化记忆。作者不是处于情怀,二十认识到了旧建筑的社会学功能,和在城市经济生态系统中不可替代的角色。

反对用精英的生活方式来想象群众的生活:能够从用户的视点出发,从所有阶层利益出发,才是当今世界城市规划的发展方向

机动车驾驶者和步行者在城市中是平等的交通参与者:司机并不理所当然地应该比行人快。这是她默认的一条原则,如果不了解这个默认的条件,就理解 不了这些城市学家在保卫什么。

街道应该是社区最主要的公共空间:好社区的公共空间,培养出公民和公仆。街上的生活,妙在若即若离。你不太怕和一个街坊邻居接触,因为你见过他很多次了;但是,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试着和他多聊聊;如果没有兴趣,完全可以不和他有任何羁绊。所以,街道生活既给你加入社群的机会,又能保护你的隐私。

城市生活的目的性在于其生活方式本身。社区价值在于其中生活方式的多样性。

5.41 玻璃笼子 (The Glass Cage)

Topic: How we are changed by technology? (Nicholas Carr)

Carr’s central thesis can be summed up in a quote often attributed to Marshall McLuhan,

“we shape our tools, and thereafter our tools shape us.”

“The Glass Cage” expands the arguments in Carr’s groundbreaking book “The Shallows: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 “The Shallows” spotlights the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Internet and computer use and, more broadly, examines the role that media and other technologies have played in shaping the way people think.

“The Glass Cage” explores the impact of automation from a deeply human perspective, examining the personal as well as 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our growing dependence on computers. How we can use technology to expand the human experience?

核心观点

我们在慢慢的被周围的工具宠坏; 自动化替代了我们的决策能力; 自动化会钝化我们的思维; 自动化还有未解决的道德问题。 我们在慢慢的被周围的工具宠坏 自动化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机械了。

案例1: 2012年欧洲航空安全局对飞行员做出了调查报告显示,95%的飞行员表示自动化会影响他们的手动飞行能力和认知能力,由于之前太依赖自动飞行技术,导致飞行员敏锐性和反应的准确度降低。2009年美国大陆航空公司一架客机就因为机长的操作失误引起了事故。

案例2: 再过两代人,因纽特人( Inuit tribes)的定位能力可能会彻底消失。因纽特人可以不用地图、指南针,仅依靠星星、风向甚至是雪堆的形状就判断定位,GPS的引入让他们的这个技能慢慢地退化了, 并且导航比较容易结冰、没电,捕猎事故的数量也增加了。

导航出现故障的比率多大呢?如果导航在大部分时候更加准确能够提高效率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这些定位能力呢?原来远古时代我们还不用穿衣服,有着长长的毛发御寒能力更强呢,那难道我们还要回到那个不用穿衣服的年代更好么?

案例3: 在一段旅行结束之后,用地图的旅行者能够更清晰地回忆起走过的线路,能更完整地回忆起整个地图。大脑的海马体里有定位细胞的,这些定位细胞会不断地强化我们的记忆能力。大脑对真实的场景和屏幕中的模拟场景,定位细胞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自动化替代了我们的决策能力

我们越来越相信程序做出来的判断,就容易在不知不觉中遵守自动化做出的决定。

  • 案例1: 1995年,有一艘客轮,装了当时最先进的GPS系统,起航一个小时以后,这个设备的天线松掉了,还能够继续提供错误数据。船长虽然发现了问题,但还是决定相信数据,最后导致这艘船撞上了礁石,造成了一起不必要的海难。

  • 案例2: 美国的医院发现在使用电子病例后,病人的医药费越来越贵了。因为在检查的过程中,医生只要把病人的情况输入进去,系统就会自动地提供需要检查的项目。本来一个普通的感冒,结果机器就建议病人做一个全方位的身体检查,增加了无效、重复检查的几率。

Hui: 说明医生太多了。

  • 案例3: 优衣库的选衣服系统,将T恤按风格颜色分成不同的代表心情,顾客会戴上能监测脑波的耳机,系统测试他们在观看代表不同心情的视频时的脑部活动。最后系统根据测试结果为顾客选择最符合他们心情的T恤。 自动化会钝化我们的思维 我们的学习是有“生成效应”的,比起别人直接给我们的信息,我们对自己创造的信息记忆更牢固。自动化使我们的感官利用越来越少,这种学习方式,容易让我们失去很多隐性知识。

  • 案例1: 计算器让我们的心算、计算能力退化。 自动化还有未解决的道德问题

案例1: 如果无人驾驶汽车为了保护乘客而急刹车,但是急刹车会伤害旁边的路人,无人驾驶到底应该如何判断?

案例2: 如果现在路上有一个失控的大卡车往我这边来了,我得赶紧转到另外一个小胡同里躲避一下,在小胡同里已经停着一辆车了,车上没人,我必须得撞上小车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大车碾压。但是这个时候自动驾驶的防撞系统检测到我要撞到障碍物了,于是就刹车了,我就得重新启动手动驾驶功能继续躲避,或者就得眼看着大卡车朝我冲过来。

案例3: 我们再把脑洞开得大一点,假如有恐怖分子命令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伤害无辜的人,那这些机器人到底是应该完全遵循主人的意志,还是应该抗命?如何在自动化浪潮中保持清醒?可以从坚持工作、把自动化与人工操作相结合两个方面入手。

案例4: 工作悖论实验。在工作期间,人们更加高兴,情绪更高。虽然工作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但是在工作中,时间是充实的,并且工作有了成果会让人有成就感。在休息时间容易感到无聊。 在自动化开发和操作的时候,把人工操作融合进去。

案例5: 波音航空公司和空客公司,在设计自己的飞机的时候就是不一样的策略。空客的飞机的最终驾驶权是在计算机手里的。波音公司的设计体现着驾驶员对飞机的决策权。

只是道德问题的转移。同时也避免了很多问题。自动化存在这些缺陷,但是也有很多好处。无能驾驶车可以降低由于人的疲惫,注意力不集中,生病等各种原因造成的事故,和上面的意外比较起来,减少的事故比增加的事故多多多了。

总结 这本书可以说是给我们对于技术的乐观打了一针镇静剂。让我们看到过度依赖使用自动化会让我们的技能退化、失去决策能力、钝化我们的思维。但想要完全脱离自动化的生活是不可能也是没必要的,我们需要的是保持清醒,保持清醒的办法主要是坚持自己的工作,把自动化与人工操作相结合。

自动化本身是没错的,但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该在什么时间说“够了”,不知道自动化和人工的界限应该在哪里。我们缺少的是保持思维的清醒、保持不被自动化推着走的能力,而我们要做的是重新判断这些技术是增强了我们还是削弱了我们的核心能力,然后做出正确的选择。虽然自动化让我们走进了一个看不见的笼子,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中找到自己,找到不能被自动化代替的部分。 无论科技怎么发展,我们一天都只有24小时。我们可以用自动化帮助下省出的时间去发展其他的技能。只要我们自己总是处于一种学习的状态,能力只是此消彼长。如果机器真正可以取代人类,那岂不是证明人也能够创造出生物,甚至是高于自己的生物,如此一来,人类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呢?只是为了延续而延续么?我不觉得世界是这样的。一定有一个高于现实维度的存在,当前的世界只是更大世界的一部分。归根结底,带来害处的不是自动化或者任何科技,而是人类的懒惰和狭隘。

金句:

  1. 自动化会削弱工具和使用者之间的联系,这并不是因为计算机控制的系统过于复杂,而是因为自动化不需要太多的人类参与。
  2. 如果自动化机器要在这个世界大行其道,我们就要把道德代码完美地转化为软件代码。
  3. 不知不觉地,社会就掉进了以机器为中心的生活漩涡,这种生活强调技术的重要性大过人类,因此,人们被迫扮演辅助者的角色,我们最不擅长的就是这个了。更糟糕的是,以机器为中心的观点将人类同机器相比,认为人类不够资格,不能胜任严格、重复、精确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