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娱乐至死]

这是一本讲媒介对人们意识形态所产生的影响的书。写于1985年,美国当时的电视行业已经非常发达了,将近有一代人的童年就是在电视的陪伴下度过的。因此,很多人开始大量尝试通过制作特定的电视节目来引导大家的价值观和思想。作者就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认为电视行业的行为很可能在未来导致一个现象,就是所有的文化会娱乐至死。

核心内容

作者反对电视承担过多的责任,反对所有的事情都通过电视来表达,反对人们把本来应该严肃的事情过度娱乐化。本书第一方面是讲述了作者认为电视会让文化娱乐至死的原因,第二方面是给出解决的设想。

一、为什么未来会出现一幅娱乐至死的场面?

娱乐至死不是娱乐致死。娱乐至死经常被误读为:娱乐本身是致命的,是一个危险的东西,是让我们思想变肤浅的原因。我们应该反娱乐,反低俗。

作者本来的意思是:电视娱乐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可以很好地给人们情感上的抚慰,不可或缺,甚至可以说电视就应该娱乐,就应该低俗。他也承认自己是一个资深的电视迷。

作者本身其实并不反对电视这个媒介,他不反对娱乐,只是反对让电视这种媒介承担本不该由它承担的责任。

电视不能承担这个责任的3个原因:

电视没办法帮助人们思考 电视天生就不适合表达深奥的思想内容,无法表现出抽象的东西。 电视不应该承担教育的任务 作者不认同在电视上开发一种学习方式来代替学校教育。这不可能实现也不应该实现,电视教育和学校教育完全是不同的两码事。获得知识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学习的本质就是不断地逃离舒适区。 电视教育和书本教育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首先,电视追求低阶顺应,要照顾那些水平最低的人,电视讲的知识点都是不需要记忆、不需要思考和不需要忍受的东西,它们一定要以最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现。电视最照顾的是观众的满意度,并不太关心观众能否获得成长。 其次,电视不需要对新概念、新想法进行准确的定义和描述,任何新式的讨论和争辩,都会让电视变成广播,所以电视天然就是在追求戏剧性。 最后,并不是所有的话语形式都适合从一种媒介转换成另外一种媒介。 教育想从纸质书转变到电视上,就一定会丢掉教育所推崇的最重要的东西,比如理性的思考,比如坚韧的耐力。

电视让人们过于在意表面的东西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把文化划为一座监狱,还有一种是文化变成一场滑稽戏。在这样戏谑的文化环境下,人们会蜕化成被动的受众,一切的公共事务会形同杂耍。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文化灭亡也是迟早的事情。

二、改善这种境况的建议

作者很悲观地说,他也没有什么好建议,不过他对这个情景做了3个方面的推演。

限制大家看电视的时间,但作者认为不可能成功; 创作一种新型的电视节目,告诉人们应该怎么看电视,但作者认为也不可能成功; 让学校引导人们合理观看电视的限度,引导人们合理地远离某种媒介。但作者觉得学校本身还没有发展出媒介意识,学校自己都还搞不清电视教育和书本教育的区别。 不管媒介如何变化,我们能培养起一种媒介意识,认识到不同的媒介对人的影响是不同的是一件必要的事。以后的智能时代媒介会千变万化,不管怎么变,主动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要沦为被动接受者,成为自己思想的主人都是最重要的事。抓住这一点,互联网的忧虑也就不存在了。

金句:

我们的语言即媒介,我们的媒介即隐喻,我们的隐喻创造了我们的文化的内容。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而言之,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在美国,奥威尔的预言似乎和我们无关,而赫胥黎的预言却正在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