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What intelligence tests miss (超越智商)

Key words: human rationality, judgement under uncertainty

The press release for Dan and Amos’ work on how humans make choices and assess probabilities:

the analysis of human judgment and decision-making by cognitive psychologists … how human judgment may take heuristic shortcuts that systematically depart from basic principles of probability. His work has inspired a new generation of researchers in economics and finance to enrich economic theory using in sights from cognitive psychology into intrinsic human motivation.

Being rational means acting to achieve one’s own life goals using the best means possible.

Hui: the definition of being rational is not clear: 1) it is hard to know what should be our life goals and setting such goals require rational thinking 2) “using the best means” is not well defined at all.

一、聪明人,不一定理性

美国总统小布什,毕业于耶鲁的优等生,毫无疑问的高智商,但在白宫,他却以盲目冲动的决策臭名昭著,就算支持派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善思考又非常武断。 聪明人经常做蠢事,智商与理性是两个概念,需要分别看待——一个人有可能非常理性但智力平凡,也有可能智力很高但不理性。而理性思维的能力,比智商高低更加重要,它是正确决策的核心。

二、做决定时,我们的大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大脑就像一台电脑。人的智商就好比电脑自身的硬件条件,智商越高,电脑运行速度越快,我们叫它“算法心智” (Algorithmic Mind)。

如果光有很快的运行速度,操作系统一片混乱,也算不上一台好用的电脑。小布什总统的大脑就是这样,虽然硬件条件好,但缺乏理性思考的思维模式,就好像版本太低的操作系统常常出现漏洞一样。我们把大脑的操作系统称为“反省心智” (Reflective Mind)。 有了流畅的运行速度,加上好用的操作系统,但却不小心安装了病毒软件,电脑速度越快反而越危险。我们把大脑里安装的各种软件叫做“心智程序”,而那些病毒软件,我们叫它“污化心智程序”。

所以,聪明人为什么也会做蠢事?因为要想做出理性决策,需要具备理性思考的认知模式,也就是健全良好的操作系统、安装绿色软件,我们管它叫“理商”。

人类曾经作为动物的一员,我们的大脑也遵循懒惰的认知准则:能不用就不用,该用脑时也不用。人人都是认知吝啬鬼,懒惰造成我们缺乏理商,也就很难做出理性决策,这和智商高低可真没关系。

三、认知吝啬鬼(Cognitive Miser)的三个诡计

1.生动的就是对的。人是故事的动物,画面更容易触发我们鲜活的情感反应。当注意力被吸引到生动的个案后,认知吝啬鬼常常会把整体概率这回事抛在脑后。

【案例】有两种疾病A和B,疾病A的死亡率是24.14%,疾病B会让一万人中的1286人死亡。请问,哪种疾病更加危险?多数人将疾病B的危险等级评定成高于疾病A。也就是说,多数人认为,12.86%的危险度,比24.14%更高。 每一万人中有1286人死亡,这句话会唤起一个鲜活的画面,比起冷冰冰的数字,这个画面可鲜活多了。因此,它也更容易触发人们的情感反应,让人印象深刻,于是把真实准确的数据抛在脑后。

2.别人给什么,你就要什么。完全顺着对方给定的思路框架思考。

【案例】购物时,你是怎么讨价还价的?我们假设一件衣服标价1200元,然后,你会以1200为基础,往下砍到一个可以接受又不太过分的价格,大概会在800到1000的范围内。 这就是——“别人给什么,你就用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商家利用了我们的认知吝啬倾向,通过标定一个远远超出实际价格的数字,给我们一个最触手可及的思考框架。

3.相信自己总是对的。

【案例】飞利浦曾有一款DVD遥控器上,出现了52个按键,看得人眼花缭乱,想要找到一个对应的键,夸张点说就像在大海捞针。这位设计师自己知道怎么操作那52个按键,“并且坚信别人会和他一样想使用复杂的遥控器”。 因为换位思考非常耗费认知资源,出于进化本能,人的天性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这与智商高低无关,你我也不能完全幸免。

四、做出理性决策的三条途径

“假设这件事不是真的,还有什么别的可能?” 请养成质疑的习惯,把所有未经证实的结论看作“假设”,然后紧接着问自己: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相关现象依旧出现的概率有多大?

【案例】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自闭症儿童的父母们了解了一种新疗法:他们亲眼看到,在辅助者帮助下,自闭儿童用打字机打字,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出了正确的词语拼法,到最后,自闭儿童甚至打出了优美文章。这样一来,自闭症孩子就可以通过文字与外界沟通了。直到几年后,行为科学研究者展开对这种新疗法的研究,才发现这是一场荒诞的悲剧:自闭孩子的打字是辅助者用触觉引导的,一旦辅助者走开,疗效就消失了。 在这个案例中,几乎所有人都忘了问这些问题:“如果新疗法是无效的,这种现象有多大可能依旧会出现?自闭儿童能打字,还有什么别的可能原因?”

2.“这在概率上有没有错?”

当多数人的心智程序里缺乏最基本的概率规则时,将导致无数非理性思维和行为,随之而来的,是无孔不入的偏见和你我想象不到的悲剧。

【案例】一名叫萨利·克拉克的英国母亲被捕入狱,罪名是谋杀自己的两个亲生婴儿。尽管在法庭上,这位母亲解释说婴儿的死亡是“摇篮猝死症”带来的,但陪审团最终做出了有罪判决。直到2003年,这位母亲才被无罪释放。当时最打动陪审团的,是儿科医生出示的一个数据:同一家庭两个婴儿都死于摇篮猝死症的概率是1/73000000。如此小的概率,那么除非人为杀害,这种事几乎不可能自然发生。 实际上,儿科医生只是把发生一次摇篮猝死症的概率简单平方,却忽略了一个基本运算原则:只有当两起事件完全独立时,才可以使用简单相乘的算法。然而,同一家庭猝死的两个婴儿,共享很多基因和环境因素,所以同一家庭中,两次出现婴儿猝死症的概率会更高。

3.“这是一个病毒心智程序吗?”

聪明人会深陷于特定知识领域不断犯错,他们擅长使用自己强大的计算能力将信念理性化,并避开怀疑者的观点。久而久之,他们的错误信念,就会累积成一个孤立的岛屿,越加固执,也越加排外。

【案例】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大厦被撞毁后,美国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在被要求发表评论时,提到教育在防止这类悲剧中的重要性。巧的是,大约同一时间,英国前首相夫人切丽·布莱尔,也认为教育是预防恐怖事件的重要措施。但是,当时的评论员和三年后有关9·11更全面的报道,都指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9·11事件的劫机者绝不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事实上,劫机冲向双子塔的穆罕默德·阿塔,就有城市工程和规划专业的学位。

怎样避免这些“病毒”心智程序呢?这里有几个简单的原则:

  1. 它是否可能对你产生生理伤害?是的话,坚决说NO;
  2. 妨碍了目标选择的多样性吗?是的话,NO;
  3. 它是否真实反映世界?相信你也不愿意因为星座运势被判有罪吧?
  4. 它拒绝对自身进行评估?NO。如果它不可证伪,比如神秘主义,或者验证真伪的代价太高,比如人为设置“违背规则就会死去”的戒令,或者拒绝或抵抗其他心智程序,都是可质疑的理由。

总结:

智商和理性决策没有必然的关系,人人都是认知吝啬鬼,聪明人也不例外。认知吝啬鬼有很多诡计来引诱聪明人走上认知误区,但庆幸的是,理性是可以习得的,把批判性思维、概率论常识融入日常习惯中,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无数决定,塑造了你的生活。比起智商、好成绩,“理商”,才是贯穿一生的必修课,不妨从娃娃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