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The Crowd

Gustave Le Bon (1841-1931)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以对群体心理特征的研究而闻名,被后人誉为“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利”。《乌合之众》出版于1895年,这是Le Bon凭个人研究兴趣写成的书,但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群体心理学。

作者以法国大革命作背景,并着眼于其身处的19世纪,极为精致地描述了集体心态,明确指出一个人一旦融入群体,他的个性便会被湮没,群体的思想便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而与此同时,群体的行为也会表现出排斥异议、极端化、情绪化以及低智商化等特点,进而对社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勒庞通过分析群体的意见和信念,提出了群体是在间接和直接两种因素的作用下产生的,并且指出了群体领袖必须具备的品质特征,以及对群体进行有效动员、控制所需要的方法手段。

《乌合之众》是社会心理学领域中最具影响力的著作。尽管本书写于100多年前,当时引发作者深刻思考群体行为的历史事件早已远去,而且由于作者本身的局限性,本书中也充满了偏见、夸张、武断的论述,但是作者研究的对象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在20世纪以来历次的重大变革中一次次更佳凸显,民众的力量也从没有像最近这10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这样,发挥着越来越明显的作用。

互联网时代下乌合之众的无序态势也前所未有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一、勒庞关于“群体”的定义

勒庞认为:不是随便聚集在一起的一群人就是所谓群体,只有当这些人都具备了同一个心理诉求、有了相同的行动目标之后,才构成群体。 群体也未必是同一时间汇集在同一物理空间的人。当某个心理一致性形成后,那些散布在社会各个角落里的、各式各样的人,尽管没有面对面凑在一起,甚至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他们依然可以形成一个群体。

群体一旦形成,就有一种群体的特点。这种特点和群体中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但却和每个群体都差不多。群体就像一个活得生物,有自己的感情、思想,称为“群体心理”。“群体心理”是暂时的,一旦群体分崩离析,群体心理也不复存在,每个人就会回到原本的个人状态。当太多人同时关注一件事情,同时考虑一个问题时,他们就形成一个群体。群体更多指心理上共同,而非地理上。

某些被严格组织起来的人群,例如企业员工、军人、警察等等,也不属于勒庞认为的群体。这些高度组织化的人群遵守确定的规则、接受严格的管理,并且有着清晰的分工,按照指挥理智行动,他们是理性而且冷静的,不具有勒庞所认为的群体心理特征。

二、群体的三个显著心理特征

低智力化 很多人一旦聚集起来,思维就会出现非理性、简单化、缺乏常识和逻辑等一系列变化,呈现出“低智力”特征。群体的智力水平,往往低于群体中个人智力的平均值。

妇孺言论不可轻信——妇女和儿童时谎言最有力坚持者。尤其是儿童,最会说谎。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群体中最易引发幻觉现象。群体永远只希望看到他们认为应该看到,或者希望看到的东西。群体的极端情感——群体表现出来的感情,无论好坏,其突出特点就是极为简单而夸张的。

作者认为群体只乐于接受简单明了的号召和主张,不会去关心证据和论述,不进行理性分析判断,越是迎合人群基本需求的简单主张,越容易得到群体的支持。由于这种智力下降,群体特别易于被暗示、被误导,会相信并传播荒诞不经的谣言,接受稀奇古怪的理念。

自信心爆棚、敢想敢干、肆意妄为 作为个体,人们在面对很多“胆大妄为”的事情时,不过是想想而已,有时候可能连想都不敢想。一旦汇集成群体后,不但啥都敢想了,而且啥都敢干。 这样的群体心理基于两个原因:

群体人多力量大,众多个体被集中起来之后,大家倾向于相信什么都可以轻易实现;

是个体汇入群体后,减弱或消除了被惩罚的恐惧,即所谓“法不责众”——事情是大伙一块干的,没人敢对这么多人进行惩罚或报复,就算遭受惩罚报复,后果也是多人一起承担,所以个人不用担心。

情绪化、敏感化、急于行动 群体总是被情绪驱使,越激烈的情绪越可能收到群体的欢迎——群体往往更关注情绪和情绪表达方式本身,而不在乎背后的证据、事实或逻辑。在激烈情绪的推动和传染下,群体非常敏感,并倾向于尽快采取实际行动,而不是只打嘴炮。

群体的偏执与专横——群体只能接受简单极端的感情,不能接受任何反驳。群体的保守本能——群体只能接受简单极端的感情,不能接受任何反驳。

三、群体的产生与变化发展

群体的形成,受间接因素和直接因素的影响。

间接因素:一些观念、思想的长期渗透,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的想法,使群体的诞生具备了思想基础。种族、传统、时间、政治和社会制度、教育。

直接因素:一些激发群体情绪的突发事件,也就是导火索。

导火索一旦点燃,就让散布在各处的人们瞬间感受到了相同的情绪,产生了心理上的统一性。在群体领袖的带领下,群体可以被迅速动员,最后发展到直接采取大规模行动。群体最初是在一个简单口号下动员起来的,他们追求的目标貌似明确——但实际上群体的行动经常“跑偏”,与最初的目标背道而驰。 尽管勒庞对群体充满批判,但他还指出:群体行为不能用简单道德批判去评价好坏。群体本身无对错之分,它只是易于被引导和操控,且行动后果威力巨大。 四、群体的领袖

群体的领袖有两种:一种是短期的,一种是长期的。

短期领袖可以带领群体采取临时的明确行动,例如:率领球迷起哄、斗殴的带头大哥,挺身而出指挥抢险救灾的平民英雄等。短期群体领袖的最大特点是,在面对困难和突发状况时,他们比群体里其他人显得更坚定、更狂热、更有献身精神,他们的行动能直接带动整个群体成员效仿、追随。

群体的长期领袖则非常不同。这种人很稀有,但他们的影响非常巨大,有时这种影响力在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还能发挥作用。

勒庞认为想成为群体的长期领袖,首先必须具备超强意志力,必须长时期内对自己的主张坚定不移,面对任何困境或危险都绝不更改信念——不仅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而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非得把墙撞塌了硬闯过去。

勒庞认为领袖对群体的动员方式有三项要诀:断言、重复和情绪传染。断言最容易被群体接受,重复可以让断言深入人心,情绪可以让更多人加入其中。

相比起理性证据,威望和名声对领袖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