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 Proses, Essays and Poems

14.1 The Thoughts of An Idle Fellow [Jerome K.Jerome]

  • There are plenty of lazy people and plenty of slow-coaches, but a genuine idler is a rarity. He is not a man who slouches about with his hands in his pockets. On the contrary, his most startling characteristic is that he is always intensely busy……Idleness, like kisses, to be sweet must be stolen. [Haha : )]
  • Love is like the measles; we all have to go through it.
  • No, we never sicken with love twice. Cupid spends no second arrow on the same heart.
  • Love is too pure a light to burn long among noisome gases that we breathe, but before it is choked out we may use it as a torch to ignite the cozy fire of affection. [爱情之火太纯洁了,它无法在我们呼吸的污浊空气里长久燃烧。但在它熄灭之前,我们可以用它为火种点燃温暖的情爱之火。]

  • That warming glow is more suited to our cold little back parlor of a world than is the burning spirit love. Love should be the vestal fire of some mighty temple—some vast dim fane whose organ music is the rolling of the spheres. [这样的温和之光比起热烈燃烧的爱情之火,也许更适合世俗间寒冷仄狭的小客厅,爱情是那些非同寻常的高庙大殿里的贞洁之火,宏大幽暗的穹顶上,回荡着管风琴的音乐声]

  • We take all things in a minor key as we grow older. There are few majestic passages in the later acts of life’s opera. Ambition takes a less ambitious aim. Honer becomes more reasonable and conveniently adapts itself to circumstances. And love-love dies. [到了这个岁数,我们已经学会低姿态处事。在生活这场戏剧的后半场再难寻觅雄奇壮丽的篇章。追求远大目标的壮志雄心也日渐消沉。时过境迁,对待荣誉能以理性也能合乎环境生存了。至于爱情——爱情已经死去。]

  • This blase old beau loves with an hysterical [hɪ’stɛrɪkl] fervor that requires four adjective to every noun to properly describe. [那些耽于享乐的花花公子的爱情是如此狂热炽烈,需要在每个名词前加上四个形容词,才能恰如其分地加以描述。]

  • Its affect on you is somewhat similar to what would probably be produced by a combined attach of toothache, indigestion, and cold in the head. You become stupid, restless, and irritable; rude to strangers and dangerous toward your friends; dummy, maudlin [‘mɔdlɪn], and quarrelsome; a nuisance [’nusns] to yourself and everybody about you. [它对你的影响,有点像牙疼、消化不良以及头疼脑热之类对你突然进行的一次联合袭击,你变得愚蠢、烦躁、易怒、对陌生人粗鲁无礼,也让朋友感到不安。举止粗鲁、感情脆弱、寻衅滋事。变成了一个自己和周围人都不喜欢的家伙。]

  • When a man or woman loves to brood over a sorrow and takes care to keep it green in their memory, you may be sure it is no longer a pain to them. However they may have suffered from it at first, the recollection has become by then a pleasure.[当一个男人或女人喜欢咀嚼悲伤,沉思默想,不时刷新自己的记忆,使往昔的悲伤在记忆里新鲜如初,你就可以肯定这一切对他已不再是一种伤痛。最初的悲恸已经渐渐消退,这个时候的回忆已经变成了一种虐恋式的愉悦。]

  • Why assume that a doubled-up body, a contorted purple face, and a gaping mouth emitting a series of ear-splitting shrieks point to a state of more intelligent happiness than a pensive face reposing upon a little white hand, and a pain of gentle tear-dimmed eyes looking back through time’s dark avenue upon a fading past? [一双白嫩的小手托腮凝思,一双温情脉脉的泪眼穿越时间的黑暗隧道追忆着那过去的岁月,也算得是一种幸福吧。]

  • 当我们回忆起曾经的伤痛带给我们的衰弱无助,而时间之手早已抚平我们滴血的伤口,抹去我们心头的酸楚和绝望;当我们从过去的烦恼中品尝出悲喜参半的甜蜜感受时,我们心头负担已不再沉重;当骑士襟怀的纽康姆上校面对死神的点名,大声回答“到”的时候,当汤姆和塔莉维尔冲开分隔他们的浓重迷雾紧紧地握着手,拥着对方走向汹涌的弗洛斯河的时候,内心也必定是同样的感受。[Time has laid his healing hand upon the wound when we can look back upon the pain we once fainted under and no bitterness or despair rises in our hearts.]

  • 忧郁女神是一位沉思的,眼睛深陷的少女,直到“夜色渐浓,乌鸦的翅膀掠过摇曳的树梢”,她才偷偷地走出自己的小树林。她不喜欢白天耀眼的阳光。她的宫殿坐落于朦胧的国度,她就是在那里跟我相会的。[The wound belongs to Melancholy [[’mɛlənkɑli],忧郁的,忧郁] then, a thoughtful deep-eyed maiden who loves not the glare day. It is not fill “light thickens and the crow wings to the rocky wood” that she steals forth from her groves [[grəuvz]小树林]. Her palace is in twilight land. It is there she meets us.]

14.2 走到人生的边上

杨绛在96岁高龄时生病住院,躺在床上想到生死写下的。走到人生的边上,她想要弄明白的问题有两个:人生的价值和灵魂的去向。

  1. 人有灵魂么?

人是有灵魂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体,而身体具有生命,称为灵魂。灵魂看不见,但身体有没有生命却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人有两部分,一是看得见的身体,一是看不见的灵魂,这不是迷信,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杨绛先生更倾向于承认灵魂的不灭。

她指出:人需要锻炼,而受锻炼的是灵魂,肉体不过是中介,锻炼的成绩只留在灵魂上;灵魂接受或不接受锻炼,就有不同程度的成绩或罪孽;人死之后,肉体没有了,但灵魂仍在,锻炼或不锻炼的结果也就仍在。

Hui: 锻炼灵魂是什么意思?如何锻炼?

  1. 天地有神明

杨绛先生说:“我相信这个秩序井然的大自然不可能是偶然的,该是有规划,有主宰的,不然怎会有这么多又普遍又永恒的定律呢?谁主宰了这个规律呢?”

她的思考首先从大自然的规律说起,大自然是有规律的,人类只不过是去发现规律。

  1. 人生的价值

杨绛先生走到人生边上,再往回看,思考的是人生价值。人生价值应该分为两部分,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只有充分实现了自我价值,才会贡献出更多的社会价值。而实现自我价值,首先要对“我”有十分充分的了解。“我是谁?”“我是人,人世间每一个具体的人”。

 - 人的个性是独有的,是天生的,到老不变
 - 人的本性是共有的,双重本性,灵与肉
 - 灵与肉的斗争,彼此妥协
 - 人生有命,命由天定
 - 了解自己,人是命主
 - 人生实苦
 - 锻炼人生,达天道,顺人情
 - 努力去做一个有信仰的人
 
  1. 人虽然渺小,人生虽然短,但是人能学,人能修身,人能自我完善。人的可贵在于人的本身。
  2. 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的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
  3. 修身——锻炼自身,是做人的最根本要求。
  4. 灵性良心人人都有。经常凭灵性良心来克制自己,就是修养。
  5. 我认为命运最不讲理。
  6. 我们从忧患中学得智慧,苦痛中炼出美德来。

14.3 刘瑜作品笔记

送你一颗子弹

  • 检验友谊的唯一标准就是两个人能否凑在一起说别人坏话
  • 被梦想俘虏的人就是在追逐他的厄运。
  • 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路。
  • 梦想多么妖治,多么锋利,人们在惊慌中四处逃窜,逃向功名或者利禄,或追求功名利禄而不得的怨恨。
  • 好吧,疯子并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词汇,政治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那些在另一个层次实现均衡的人。均衡,我喜欢这个词,它表明一切上升或者坠落或者旋转或者破碎都有一个优雅的优点。
  • 这个定居几乎是像高速列车一样向他驶过来,要把他铲进历史的垃圾堆了。事实上他已经死了,已经在腐烂了,只是生活在以倒叙的方式回放而已。
  • 孤独,微渺,疯狂,无所事事,不被需要。青春的浓雾散尽以后裸露出时间的荒原。人一辈子的奋斗,不就是为了挣脱这丧心病狂的自然?

谢谢收看

  • 当然有时候我也看看新闻联播,我主要是想研究我国的“领导排坐学”,“领导表情学”,“领导视察学”等领域近年有没有实现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 在他们怀疑人生的时候通过什么方式来找到更倒霉的人重新树立生活信心呢

老张,亦文和蚊来

  • 总而言之,老张对“老张”这个词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地进行了发挥,使老张这个词中的社会责任感得到了充分的演绎。“亦文”最好还是滚回琼瑶阿姨的小说里去。
  • 焦虑地在“喂”,“哎”,“嗨”之间颠沛流离。
  • 既可去中国城扛东西,又可在地平线上诗情画意地升起。

我爱“饭扫光”

  • 每到吃饭的时间,就端着空空的饭碗,遥望祖国的方向,脑子里翻滚着水煮鱼,麻辣烫,香辣蟹,等等美丽的名词,喉咙里却不断地咽着痛苦的口水,完全可以说是饮食界的文天祥。如果说阿香婆的辣是一个大老粗站在一栋居民楼下大喊;饭扫光的辣,则是张靓颖小姐的海豚音,在往上提升的过程中还有那么一点摄人心魂的震颤。

我爱崔健

  • 像我这样从小到大被迫害成三好学生的人,体内得积压多少无家可归的荷尔蒙啊。
  • 某个片刻一个人被表达欲击中,那个表达欲新鲜,强烈,浓郁,像一只红光满面的苹果,非常挑逗地坐在那里,让人忍不住伸出手去。
  • 每个人都变成了一个纸团,被拾起来,被展开,文字凸显出来,被一个低音给念出来。贱贱地,那些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老的,少的陌生人都变的有声有色,明明什么都不是,却显得像那么回事。
  • 你知道吗,美好的秘诀就是速朽。

电器

  • 它知道我需要它,不能把它怎么样,所以就像个妓院偷拍似的越发摆谱。
  • 我的愤慨终于上升到了一种存在主义的厌世感。
  • 生活就是一个手段不断淹没目的的过程,比如说吃饭问题不断淹没精神问题。
  • 男人长相的几个档次:丧权辱国,闭关自守,韬光养晦,为国争光,精忠报国。
  • 他就随便那么一帅,我就随便那么一赖,然后岁月流逝,我们磨磨蹭蹭的变老。
  • 如果这些女孩把她们得不到的痛苦,失去的痛苦,不得其所的痛苦,统统转化成为创造性活动中的生产力,这该是生产力多么大的解放啊。
  • 如果没有感情的风云变幻,我这艘快艇得在知识的海洋里飕飕地跑地多快啊!想不牛都难。
  •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女人是真的被上帝陷害成这样,还是在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责任和自由。
  • 如果我们不用斤来衡量芭蕾舞,用米来描述莫扎特,又怎能用一生半生,九又三分之一生来衡量爱的质地?
  • 不值得书写的人生值得度过么?
  • “反熵”是热力学中的一个术语,王小波同志不止一次的提起这个词,这个词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说投入的多单是释放出来的能量少,也就是“费力不讨好”的现象在物理学中表现的一种形式。
  • 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
  • 享乐主义得以存在是又一系列公共制度的前提的,而这些前提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以为私人生活与政治没有关系的人忘记了私人领域从边界的界定到秩序的维护都是政治问题。
  • 好像唇红齿白的笑容间一颗虫牙突兀在那里。
  • 人们摒弃了门外的灿烂阳光和星巴克里的资产阶级光明,趴在匈牙利咖啡馆昏暗的灯光下如同捉虱子一样费力地辨认自己书上的文字。
  • 越大的自由意味着越大的责任,因为一个自由的人注定是一个精神上的孤儿,他无依无靠,除了自己的头脑和心灵。
  • 空洞洞的友谊,在里面喊一声都有回音。
  • 她很健忘,尤其是对自己曾经刻骨铭心的东西——好像一个小孩吃什么东西“吃伤了”。
  • Tiramisu= Pick Me Up
  • 一平脸上的微笑像用杆秤称过一样得体,而如意挥手的幅度也像用尺子量过一样又分寸。就是月亮也亮得很严肃,一点柔情蜜意都没有,冷冰冰,像一枚图钉。
  • 任何一种关系,就像孤独,都可以上瘾。上瘾了要戒掉就很困难,但这与你爱不爱一个人没有关系。
  • 好像一个日子是另一个日子在镜子里得投影。无限的镜子,无限得投影。
  • 生活的属性和死亡一样,就是寂静。
  • 他的脚下是纽约,一个繁华的岛屿。这个岛屿下面是地球,一颗孤独的星球。
  • 这点温情,对于相爱太少,对于分手太多。她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就卡在柔软的温情和坚硬的梦想之间,飞不起来,也掉不下去。
  • 没有恐惧的爱情,就像没有牙齿的鲨鱼一样,什么都不是。
  • 我,这个历史的小数点后面遥不可及一个数而已。
  • 优雅,骄傲,娇憨,贤惠,活泼……各种凶器,信手拈来,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她们找不到爱情。青春的汽笛已经拉响,手上的另一张车票还是无人认领。
  • 你们在一起,像头驴子,转啊转,把时间磨成粉末,然后用粉末揉面,做包子,饺子,面条,吃下去,饱了,心满意足。
  • 这历史的死胡同,一路都是被揪掉的头发,踩落的球鞋,和打掉的牙齿。
  • 她的想象力很发达,很像是高速公路,密密麻麻,四通八达。
  • 这场辩论已经变得机械,双方所有的论点都早已深情并茂地列举完毕,现在比的就是重复的此书和音量而已。
  • 又一根火柴灭了,一根一根的火柴都灭了,她在这边努力地划着火柴,他那边根本没有一根蜡烛来接应。
  • 她不需要安慰,安慰太重了,她现在需要一些更轻的东西。轻的像一个摇篮曲,这样她就可以静静地睡去。
  • 时间走着走着就会迷路,卡在一扇旋转门里,转来转去还在原地。
  • 我对你的爱情,超出了结构功能主义的解释,存在主义的解释,阶级分析的解释,唯美主义的解释。

其它

  • 仿佛一个12岁的小姑娘,偷出了妈妈的化妆品,把脸蛋涂抹的惊心动魄,对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却觉得异样的熟悉。
  • 它更像是一个邀请你加入舞池跳舞的女郎,要体会她的激情,你必须学会跳舞。
  • 也许虚无主义只是笨蛋故作聪明的姿态。
  • 我很想把这些事与人分享,但我的老公,儿子及狗都还在火星赶往地球的路上。
  • 过去隆重?我还觉得这个充满规则和潜规则的世界过于啰嗦了呢。
  • 总觉得那些“试验性”小说写作里,作者的自我意识太强烈了,总是要丛文字里伸出一只手来,使劲摇晃着一面旗帜,上面飘扬着两个大字——“个性”,与其说我们在读一个故事,不如说在欣赏一场行为艺术。
  • 他写一个人在异域文化中的脆弱感,及从异域返回本土时同样强烈的隔阂感。
  • 他紧张地盯着她的脸,看它从暮色中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仿佛在赌场里看着抛到空中的骰子一点一点落下来。
  • 她要一个现成的男人,事业是现成的,心态是现成的,可以拿着行李登上甲板就起航的轮船。

14.4 在平淡和奢华之间摇摆(南妮)

  • 我们既希望自己享乐,又希望自己深刻。
  • 在这个纷扰的时代,爱像恐龙一样难以寻觅,所以有那么多人做了工作狂
  • 疲劳,产生于对需要做出反应的事物做出反应,对不想做出反应的必须反应。
  • 离婚成了平庸生活的润滑剂。成了麻僵婚姻的强心针。在幻想的拒绝与悲壮里,想来一点电影女主角般的皇后况味,再来一点爱情回光返照的挣扎。
  • 对于女人来说,爱情的唯美性应该是内涵与形式的高度统一。
  • 上海,1000多万常住人口,几百万流动人口的远东不夜城,突然在它著名的拥挤与喧嚣中出现一个休止节拍。
  • 是的是的,生前再辉煌再有名再成功再多金,死了也终于不如你乐——你至少活着,吃得动甜甜咸咸,将八卦小报看得津津有味,即使牢骚满腹,也是瓜拉松脆。因为日常生活的平静寡淡,疾病与死亡成为异常而令人注目的话题。一个人得了恶疾,在他亲戚朋友熟人同事间传播的速度之快会超出你的想象。在已经被显示出异常的人面前,自己的正常便变得格外宝贵。咀嚼这种正常带来的幸福,又更加恐惧对于不正常的恐惧。我们在面对别人的不幸时多少感到乐自己的庆幸。庆幸终究是狭隘自私浅俗市井。他们淡定空漠沉稳内倾,沉默而坚实地从事自己的工作,关注这个世界却并不轻易发表言论。因为得懂所以慈悲。
  • 你真弄不懂骄傲与自卑是如何地铸造出了一个人的磊落风格。
  • 一切先锋的实验与探讨都终有滞涩与停止吧。这是人类的可悲。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活观念归结起来也不过就是:结婚或者不结,生子或者不生,同居或者不同,跟旧情人恢复关系或者不恢复,玩性爱游戏或者不玩,谈爱或不谈,等等。
  • 我喜欢岛。岛,三面或四面是海,明媚,清新,飘逸,空洞……对外似连非连,张力奇大;内部,却是安稳的,静谧的,悠闲的,自由规律的。
  • 这个时代人们的焦灼多半是因为攀比。
  • 就像有些人结婚的对象并不是他最中意的那个人,和他结婚的那个人也许是他情侣中最差劲的,他和她结婚,只是因为眼下他想结婚。他乏了,累了,玩不动了。

14.5 雅舍谈艺

Hui: 《雅舍谈艺》是梁实秋先生的美食散文集。我2007年的时候看的,最近又拿出来读,是因为确实想家了。想念北京的糖葫芦,酸辣米线,麻辣香锅,豌豆黄,馒头……在衣食住行中发掘快乐,是最平凡又最深刻的幸福。时过境迁,最近偶然又翻起这本书,心境已彻底不同,留下的只是想念。 我喜欢梁实秋先生的文笔和幽默感。食物在他笔下那么有生气,还有这浓浓的书卷味。确实,我们应该跟有趣的人在一起,或者看有趣的人写的书。

14.5.1 饮食的艺术

火腿:瘦肉鲜明似火,肥肉依稀透明。 酸梅汤与糖葫芦:一般的糖葫芦皆用半尺来长的竹签,街头小贩所售,多染尘沙,而且品质粗劣。东安市场所售较为高级,但仍以信远斋所制为最精,不用竹签,每一颗山里红或海棠均单个独立,所用之果皆硕大无疵,而且干净,放在垫了油纸的纸盒中由客携去

Hui: 实在想念北京的糖葫芦。

豆汁儿:豆汁下面一定要加个儿字,就好像说鸡蛋的时候鸡子下面一定要加一个儿字,若没有这个轻读的尾语,听者就会不明白你的语意而生误解。…豆汁儿之妙,一在酸,酸中带馊腐的怪味。二在烫,只能吸溜吸溜的喝,不能大口猛灌。三在咸菜的辣,辣的舌头发麻。

Hui: 酸辣米线也是啊,好吃。

咖喱鸡:咖喱(curry)粉的成分不一,有多至十种八种者,主要的是小茴香(cumin),胡荽(coriander)和郁金根(turmeric),黄色是来自郁金根。各种配料的成分比例不一致,故各种品牌的咖喱粉之味色亦不一样,有的很辣,有的很黄,有的很香。

烙饼:清油饼实际上不是饼。是细面条盘起来成为一堆,轻轻压按使成饼形,然后下锅连煎带烙,成为焦黄的一沱。外面的脆硬,里面的还是软的。

笋:《诗大雅.韩奕》“其蔌维何,维笋维蒲。”…冬笋是生长在土里。…竹的地下茎,在土中深浅不一,离地面约十公分所生竹笋,其尖芽端已露出土,笋蘀呈青绿。离地表约尺余所生竹笋,冬天尚未露出土表,观土面隆起,布有新细缝者,即为竹笋所在。

14.6 闲看水浒(十年砍柴)

14.6.1 江湖庙堂路几重

  • 这本书(《水浒传》)在一个政治早熟的农业国家,在一个皇权曾经通吃一切的社会,从来就不是作为一本简单的小说存在。…从某种角度来看,梁山的规则就是“板斧”说了算,即由暴力最强者决定一切,这里没有博弈没有谈判也很少有妥协,用动物界猴群推选猴王的规则建立集团秩序。… 因为从刘邦到朱元璋,历史已经一次次证明,奴隶做了主子,往往比以前的主子更狠。

  • 驾驭群雄、审时度势、借力打力、合纵连横的出众才能,更掌握一种要登堂入室、脱离草莽而必不可少的政治资源。

  • 统战术的要害就是“掺沙子,挖墙脚”,即一方面要巩固自己的阵营,一方面要拉拢、分化对方的人马。

  • 作为一个书生,要么就不做强盗,如果选择做强盗,就要比普通强盗“厚黑”数倍,否则死于葬身之地。

  • 历史自由其淘汰无能者的规律,最后干成一番轰轰烈烈大事的领导人,必有过人之处。

  • 吴用这样的儒生是依人成事的,自己不能领袖群雄,必须找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主公。比起晁(chao)盖的匹夫之勇,宋江的合纵连横术、驭人术炉火纯青,做过吏的宋江也更具有出众的组织才能。

江湖上排座次,靠的是综合实力。这种力量掺杂江湖地位、贡献、武艺、计谋等多种因素,说到底,就是对暴力资源的控制水平,谁控制的暴力资源最多,谁就是大哥。
假托上天安排出的忠义堂座次,非常有学问,精确地反映梁山上的各种实力。排座次,无论在朝廷,还是在江湖,反映的就是分肉喝汤的方案,即蛋糕如何分配。

  • 成大事者不能没有“权诈”,此时宋江心中自度论能力、功绩和人缘关系,他已超过晁盖,只是刚上梁山就谋了第一把交椅,众人难以心服,必须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领导地位。…在最高权力面前,所有的恩怨都不值一谈。…“反贪官不反皇帝”是梁山人能凝聚最大多数头领、能师出有名的最佳选择。…纵观整部《水浒传》,梁山人从来没有并吞宇内、代替赵宋的雄心与能力。真正能给旧王朝雷霆一击的暴动必须得天时、地利、人和,统治者已搞得民怨沸腾,用儒家的话来说,天命已经归于别人;

  • 改“聚义厅”为“忠义堂”,宣示了公司的经营宗旨,再对各位高级职员进行重新分工。… 一方面拼命地从赵宋公司里挖人,使更多的人认同自己的经营理念,减少被收购的内部阻力;二是利用梁山产权不清晰的特点,剥夺了大多数职员的话语权,推行自己的理念。

  • 而在官场,最难做的是“二把手”。二把手要是表现得太突出,在群众中的威望太高,就可能功高盖主,引起一把手的猜忌,更给自己带来祸患;而要是表现得太无能,不能给一把手分担工作压力,不能提出合理化建议,做不出什么业绩。这样的二把手要你又有什么用?不但老大看不起你,下面的三把手、四把手、五把手都会看不起你,想取而代之。

  • 宋江想做老大,只是时机未到,上山之后他表面上行事低调,在晁盖面前十分谦恭,私下里却不断扩大自己的嫡系人马,分化智取生辰纲集团并减弱其影响,将晁盖架空。自己则大半时间带领人马出去攻城略地,一则为了积累资本,二则扩大自己在一线将士中的威望,三则尽量避免和晁盖的近距离接触——这是“二把手”的避祸之术。

  • 秦始皇以后君权和相权上千年都扯不清,一会儿是暴君害宰相,一会儿是权相戏庸君。到了明洪武帝,杀完了几个宰相后,干脆永远废相。

  • 宋江应当在征辽胜利后就激流勇退,辞职回家种田;或者佣兵自重,让大宋王朝投鼠忌器,以求存活;而不能用朝廷官员那样的规则,以求显达。

投鼠忌器( tóu shǔ jì qì):想用东西打老鼠,又怕打坏了近旁的器物。比喻做事有顾忌,不敢放手干。出自《汉书·贾谊传》。

14.6.2 乱世生存的技巧

中国历史上的多数时候,官员的权力和责任不是成正比的。当官的有权有势却不办事不负责任,做小吏的无大权,待遇不高却责任重大。
人们在鄙视男盗女娼这两种职业的同时,暗含着承认它们也是一种买卖,无非是特殊的买卖。一则是刀口舔血的买卖,一则是皮肉生意,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在出卖人类最基本也是最后的资源——生命和身体。也就是说,用命和肉体博钱。

  • 大宋朝,真是从外烂到里,瓤子都坏了。在这样的酱缸里,坚守道德底线的人如果不同流合污,只能被排挤、被陷害、被边缘化。许多贪污腐败的“窝案”一出来,烂掉的是整个班子。…同一个班子里面,如果有一个人不贪污,别人是不安全的,必须想方设法把他拉下水。民谣不是说有“四大铁”么?“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脏”。

  • 在这个没几个人是干净的大宋社会里,大家都有原罪,那么行事的规矩就是权力的比拼、阴谋的比拼]金钱的比拼,这样比下去,没有绝对的胜利者,最后要分输赢,只有用暴力解决一切。

  • 在这样的社会里,施暴者和受虐者的角色可以互换,强者和弱者只是相对的。暴力的比拼是没有规则的,不确定的因素太多,风险往往无法预测。

  • 《水浒传》在写刘高陷害花容这一章的结尾用了两句诗:生事事生君莫怨,害人人害汝休嗔。

  • 权与责不平衡,是造成基层干部不好当的根本原因。小吏一方面责任大,基层出什么岔子,都要向其问罪。一方面却没有升官的空间。

  • 因为利益分配引发的矛盾而已。利益的不到满足,心有怨言甚至可能造反;利益得到满足,就会回心转意,重新进入体制。

  • 在皇权社会里,世俗权力高于一切,没有现代的立法、行政、司法三分,民间对官府权力使用很难进行监督,官府的种种行为也很难公开公正。那么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商业的繁荣是畸形的,民营经济的发展不可能有自由、宽松、法治化的环境。私营者的成功与其说依赖个人的能力与机遇、法律对财产和经营活动的保护,还不如说更依赖于和官府的关系以及心狠手辣,大胆奸猾。

  • 社会不公使一般人相信巨额财富肯定来路不正,“仇富”是普遍的民间心理。

  • 可利用商人生财,可收商人的赋税,但坚决要堵住商人因经济实力高涨而要求政治权利的欲望,从而动摇以农立国、以儒治国的根本。

  • 没有制度化的保障,企业家通过金钱左右地方行政,从而为自己撑起保护伞是买卖人的本能。

  • 在那个年代,民营企业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当西门庆,要么当卢俊义。而这两种选择都不能给他们带来安全。

  • “窃钩者诛窃国者王侯”

《金融的逻辑》(陈志武,2009)“如果要把利益交易从家庭中剥离,由金融市场取代,这当然能减轻因利益交换给家庭带来的张力,但也要求一种全新的社会政治制度、一种新文化,例如,以个人权利为基础的法律以及保证法治的政权制衡体系,否则,在家庭、宗族之外的市场金融交易就难有交易安全,契约权益无法保障。”

  • 黄文炳是真小人,宋江是伪君子。真小人比伪君子可爱。

  • 言论的禁锢是越来越紧,文字狱也越来越严酷,而在一个越是开放越是强大越是自信的王朝,言论越是自由。…“文字狱”中最有名的当属苏轼的“乌台诗案”。

  • 统帅三军之能不如薄技在身:在古代中国,虽然“手艺人”一向不被读书人看得起,但一门薄技,往往使人在世间不至于冷冻挨饿,甚至还可以飞黄腾达;而自以为有安邦定国之才,能攻城略地,建功立业的人,却常常死无葬身之地。…好好学习一门手艺才是立身之本。这些手艺人像蚂蚁一样,虽然可能一不小心会被人踩死,但若在大变故中,那些猛兽被杀死,而蚂蚁因为目标小,威胁小,倒可能躲在哪个小小的洞穴里逃过劫难。而作为梁山的头领,宋江是真正的大老虎,他被朝廷设计猎杀一点儿也不奇怪。

  • 人治的社会就是这样,希望只能寄托在明君身上。

  • 杨志、林冲、武松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们行事谨慎,远非李逵这样的人能比,但都毫无例外地陷入设好的“局”。他们的聪明为什么一下子就短路了?是因为那个世道陷阱太多,骗局太多,花样翻新,以设“局”为业、为荣的人太多,正直的人防不甚防。

  • 这个片子揭示了中国人普遍的道德危机,不仅没有罪恶感,连耻感也没有了,也充分揭示了为了生存不折手段带来的人与人之间普遍的不信任。

  • 为什么无论是朝廷,还是江湖,政变失败的就沦为全民共讨的乱臣贼子,死无葬身之地,而一旦成功就具有广泛的民意,大伙儿争着写劝进表,因此也是用血来维护他们红利的,在刀剑面前,能不识时务么?…对新来的征服者,大多会像杜迁、宋万那样,跪下箪食壶浆(dān shí hú jiāng),以迎王师。(語出《孟子·梁惠王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原謂竹籃中盛著飯食,壺中盛著酒漿茶水,以歡迎王者的軍隊。后多用指百姓歡迎、慰勞自己所擁護的軍隊。)

14.6.3 避免黑暗伤害的智慧

  • 司法腐败,在哪个年代、哪个国家都可能存在。知府、知县利用收钱粮、审官司和接收下属送礼等方式谋利,而戴宗这类看守监狱的小吏,就只能从罪犯身上做文章。没钱的罪犯就会被“躲猫猫”,而像宋江这样的出手阔绰的“黑老大”,自然会受到优待。百姓和小吏、小吏和小官、小官和大官、大官和皇帝之间发生争端,决定输赢胜负的不是理也不是法,而是彼此所掌握的暴力资源。整个大宋似乎由大大小小的梁山构成,奉行的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出手的自然不是法也不是理,而是钱、权或者拳头和斧头。

  • 古人说:“衙门大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官司一进门,两家都求人”。

  • 这种执法权是由个人支配的伤害能力,即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特别到明清两朝,官员俸禄不高,让各级官员揩一点老板的油,是一种激励机制,所以没有哪朝皇帝会真正反贪。

14.6.4 情欲的罪与罚

风月中人按理最应当理解江湖人士,他们往往都有难言的人生际遇,有种种辛酸,他们的道德观、是非观不同于正常社会。李师师有幸傍上了皇帝,但她没有得意忘形,依然明白自己的身份,能对梁山泊人给予“同情理解”。在爱情面前,或许是胆怯、柔弱决定了中国男人没有勇气去文艺作品中寻求最美最真的爱情,反而热衷于描写呗抛弃的怨女,不得善终的荡妇,搬弄是非的媒婆,写起偷情来,更是笔墨纵横、汪洋恣肆。

  • 舍弃宋江而爱张文远,这是阎婆惜的第一错——真正的爱情对于“二奶”来说是奢侈品也是杀伤自己的刀刃。

勾栏瓦肆

  • 心理学和犯罪学家将被害者对于罪犯产生的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罪犯的情节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不要小看说媒这个行当,一般的人胜任不了。说媒的首先要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较强的信息收集能力,对所在地的社会情况比较了解,知道别人的生活状况,如家庭、职业乃至爱好,同时还要具备对信息的综合分析能力,知道哪些信息有用,谁最需要什么。除此之外,她要有充分的计谋、出众的口才,才能将两人撮合到一起。

14.6.5 英雄的末路选择

大凡叛逆者,总循着这样的造反之路:先是对家庭、家族的权威的挑战,然后是对政权的挑战。在家国同构的中国,叛逆者第一次造反往往是反抗父母、家族的权威,逆子容易从贼,而忠臣必入孝子之门,这种“忠孝”的孪生关系反映了几千年王朝权威与家族权威的同质性。

  • 统治者最要防备的是两种人:落第秀才和末路英雄。这一文一武,如果他们走投无路参加造反,甚至结合在一起,对旧秩序的冲击是巨大的。所以聪明的统治者,总是想方设法提供某种制度保障,让人对生活有企盼,让人觉得还有一条活路。

  • 秦汉前天子和诸侯的关系是总公司和子公司的关系,是真正的封建;秦汉以后皇帝和各地方政府是总公司和办事处的关系,办事处是没有独立法人地位的。

  • 江湖上有没有真正的友情?有,但是不多。在江湖团伙里面,更多是相互依存的利益关系。别看相互之间称兄道弟格外亲热,实则只是短暂的利益结盟。友情,需要彼此间是平等的关系,是相互理解的关系,真正的心心相印是不能掺杂过多的功利因素的。

  • 林冲的可爱,就在于“可靠”。对上司对同僚,他会永远抱一种有距离的尊重,他会兢兢业业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最这个集团负责,对自己上司负责而不轻易设计人事上的是是非非。…只有相知相得,才有这种历久弥坚的友谊。林、鲁两人,都具备了大智慧和大慈悲。

  • 黑道的规矩和武松的品牌:世上但凡是有了自己的品牌,就不愁了。

時乖運蹇[shí guāi yùn jiǎn]::時:時運,時機;乖:不順利;蹇:一足偏廢,引伸為不順利。時運不好,命運不佳。這是唯心主義宿命論的觀點。

  • 最终李逵、悟空、哪吒反抗成功了没有?没有!从最开始在家族中的造反,再到江湖上的扬名立万,最终折腾一番,依然被朝廷或者说无处不在的体制驯服。家庭、江湖、朝廷,结成三位一体的罗网,是那样的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