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Our Inner Conflicts

Karen Horney develops a dynamic theory of neurosis centered on the basic conflict among attitudes of “moving forward” “moving against,” and “moving away from” people.

Unlike Freud, Horney does not regard neurosis as rooted in instinct. In her words, her theory is constructive because “it allows us for the first time to tackle and resolve neurotic hopelessness. . . . Neurotic conflicts cannot be resolved by rational decision. . . . But [they] can be resolved by changing the conditions within the personality that brought them into being.”

“内心冲突”就是,两种或多种,不同方向的、甚至是互相排斥的动机、目标、欲望同时存在于同一个个体的意识中。霍妮认为,这种冲突会引起人内心的焦虑和困惑,并且是造成心理或精神问题的主要根源。我们应对冲突的惯用策略,会导致屈从型、攻击性、孤立型这三种人格的形成,而如果对冲突应对不善,则可能产生畏惧、人格衰竭、绝望,以及施虐倾向等不良后果。同时,霍妮提出了解决冲突的几种方法。

一、内心冲突产生的原因

卡伦·霍妮认为人际关系的混乱和缺失,是造成内心冲突的原因。霍妮认为,存在着一个基本的冲突,可以作为一切矛盾的根源。而这个基本冲突,表现于人们对待他人的矛盾态度中。霍妮说:“在社会中求生存,人们难免会拥有多重身份,它们对人的欲望有不同程度的压抑,只有遵守这个规则才能和其他的人建立起关系。”

二、应对冲突的三种常见反应,以及由此形成的三种人格

霍妮将内心的冲突追本溯源到一个人的童年时期,孩子应对冲突的策略,大体可以分为三种:亲近人、对抗人、回避人。这三种策略,本质上都是人在不利的环境面前所实施的自我保护的方式。

选择亲近人的孩子,其实是通过依附强者而获得安全。对抗人的孩子,则是通过反抗,让自己成为强者,从而无所畏惧。而选择回避人的孩子,则是选择逃离纷争,他们构建了一个只有书本、梦想,而没有战争和危机的避难所。这三种策略分别对应屈从型人格、攻击性人格和孤立型人格。

屈从型人格:对安全感有贪得无厌的渴求,十分在意外界的看法,而往往无视、或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心底的欲望,他们大多数行为都是为了满足对安全感的需求,其它欲望退居其后,他们对所有人表现出友好与温情,为达到这样无私付出的境地,他们会放大自己与他人的相同点,而有意忽略彼此的差异。

攻击性人格:怀有攻击性人格的人是外露的利己主义者,他们要做的就是高效,得到能力范围内的一切资源。恐惧和软弱都是被他们深深鄙视的。如果他们害怕某事,会选择直面与克服,比如,一个害怕马的人会强迫自己待在马背上,一直到不再有畏惧为止。而充沛的情感,对别人的依赖、对弱者的同情,这些对他们来说往往是软弱和浪费时间的表现。

孤立型人格:他们既不反抗,也不屈从,而是选择了逃离、背对这个麻烦不断的世界。他们冷眼旁观一切,决定“不以任何方式与其他人发生关联,无论是爱情、争斗、合作,还是竞争”。

三、冲突得不到解决产生的四种后果

畏惧。神经症患者投入大量精力,运用各种手段建立起来的防御体系,由于并没有真正解决冲突,其实是脆弱的。由此滋生出的新的恐惧:害怕平衡被打破;害怕精神失常;害怕问题暴露于自己或者他人;对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改变的恐惧。

人格衰竭。未解决的冲突会导致患者精力分散,还会造成患者价值观的分裂,包括道德准则、行为、情感和态度方面的分裂。 精力分散,会导致人在三个方面紊乱失调:一、犹豫,大事小情都要犹豫,并且自身察觉不到,或者下意识掩盖自己的犹豫不决;二、低效,无法发挥最大潜能,好比开车的时候总是踩着刹车;三、有意无意地对任何努力产生排斥、怠惰的情绪。

绝望。由于做不到理想化形象中的自己,神经症患者丧失了生活的原动力,失去了自信和作为健全人理应有的信念,他们放弃了希望,任由自己的人格继续分裂下去。

施虐倾向。被绝望所支配的神经症患者,他们觉得自己被抛弃,无法从厄运中挣脱,生活毫无意义,为了在心理上获得补偿,为了缓解自己的痛苦,于是倒行逆施,盲目地将愤怒和不幸强加到别人身上。

四、应对冲突的方法

创建一个理想化形象,他喜欢什么,他所创造的形象就能够提供什么,并无限放大。而其实,这有别于真正的理想,是一种永远无法达成的目标。理想化形象事实上是自我疏离的孵化基地,脆弱不堪,它会让患者丧失真实的自我,遗忘了自己的真实感受、爱好、厌恶和信念,会在患者的人格中造成新的裂隙,且危险性更胜从前。

外化行为意味着患者彻底抛弃了自我,他不仅把过失当作是别人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把自己所有的感受都当成是别人的,把自己的快乐、苦恼、成就等全部归结为外部因素造成的。然而,诱发神经症的冲突原本就是患者与外界的冲突,在外化作用下,这一冲突被无限扩大了。

患者采取一些其他策略来进行防御,例如主观制造盲区、将冲突区隔化、将冲突合理化、超限自控、绝对正确、左右摇摆、玩世不恭等。

患者采取的这些策略以组合的方式构成了应对冲突的防御系统。